日本東京,斯特拉總部頂樓。

這一次搜索志水梨乃的任務,全部都是新堂小組二代的孩子。

他們穿著全套的特務裝,帶著為數不少的槍械,準備要搭乘斯特拉專機前往荷蘭。

經過兩個禮拜的細心部屬,他們將要前往歐洲,進行大規模的搜索。

可是,因為現在歐洲到處都有著恐怖份子亂竄,因此他們這次的搜索必須緩慢地進行。

「務必要小心。」灰原長官語重心長的說著,「救回小雛菊雖然是最緊要的任務,但自己的性命更緊要。」

「我們會的。」為首的一條凪點頭。

「歐洲的斯特拉分部我們都已經聯繫好,相信他們會協助我們的。」新堂雨龍道。

躲在依依身後的夏目琴生,突然飛奔過去抱住姊姊花耶。

「姊姊要早點回來。」他抱緊姊姊,看起來就快要哭了。

「好,姊姊會早點回來,而且會帶梨乃姊姊一起回來。」夏目花耶溫柔的摸摸弟弟的頭。

年僅五歲的琴生身為二代最小的孩子,自然不可能跟著他們去執行搜索任務。

「哥哥、姊姊,你們都要早點回來。」他抽抽噎噎地揉著眼睛。

一條凪微微一笑,也蹲下身摸摸他的頭,「琴生乖,我們會早點回來的。」

月城瀧踏步上前,直接抱起夏目琴生,大喇喇地笑著,「琴生,你是男孩子啊,怎麼可以這樣哭哭啼啼的呢?」

「人家才沒哭!瀧哥哥亂講!」他抹抹眼睛,嘟著嘴巴。

「沒哭?那你臉上這個是什麼?口水嗎?」桐生燦笑著捏捏他的臉。

「琴生啊,哥哥不在,黑貓酒吧的廚房交給你好不好?」桐生耀也笑著。

「好!我會煮菜給媽咪吃!」他很用力的點頭。

見孩子們都笑嘻嘻地跟小琴生笑鬧,和風雅突然嘆了口氣。

「風雅?」志水晴樹抱住她,眼裡有著擔憂。

「晴樹,他們會找到小雛菊嗎?」連日來的悲傷,讓和風雅消瘦不少。

「會的。」他輕輕吻了妻子的臉頰,低聲道,「別忘了,新堂小組是斯特拉最強的組合,我們大家的孩子也會是最強組合。」

「是啊,小雛菊也是……」和風雅喃喃自語著,握緊了志水晴樹的手,「我們的女兒,很堅強。」

「所以,相信她,也相信孩子們。」他摟緊她,「他們可是很優秀的。」

 

最後,一條凪、桐生耀、桐生燦、新堂雨龍、新堂雨芯、一二三雪、夏目花耶、月城瀧、月城秀一,在拜別父母後,走上了斯特拉專機。

「這一次,我們一定要找到她。」一條凪低聲說道。

「我們會找到她的。」桐生耀按了按他的肩膀。

「放心吧,有我們在,就是梨乃想逃也逃不了的。」月城秀一淺笑。

眾人也望向一條凪,給了他自信的笑容。

一條凪點點頭,悄悄的握緊了拳頭。

 

最後,斯特拉專機,往荷蘭的方向起飛───

 

 

這一天,雅列西歐還在進行物資交易,還沒有回來。

志水梨乃努力征服著早晨的孕吐,想盡辦法把營養的早餐吞進肚子裡。

這時,房間門被推開,她回頭一看,忍不住嘆氣道。

「你趁你主子不在老是來為難我,你就不怕你主子罰你嗎?」

門口站著的一個男人氣得牙癢癢的,「妳才憑什麼!妳不過是個被主子囚禁的貨物!」

這個人叫作阿爾特,是雅列西歐的心腹,也是他的秘書,專門替雅列西歐處理一些瑣碎的事情。

「阿爾特,不管怎麼樣,現在你主子把我當成貴賓款待,你這樣找我麻煩,就不怕你主子找你麻煩嗎?」志水梨乃很努力的把荷包蛋塞進嘴裡。

「不要以為妳懷了主子的孩子就可以為所欲為!」阿爾特咬牙切齒,「貝尼戴托家絕對不會認妳這個夫人的!」

「我好怕喔。」她困難的嚥下荷包蛋,然後對著那杯牛奶吐舌頭,她最討厭牛奶了。

阿爾特見這個女人完全沒把他放在眼裡,氣忿的摔門離去。

志水梨乃喝完了玉米濃湯,抹抹嘴巴,又躺回床上去閉目養神。

船上的人都以為她懷的是雅列西歐的孩子,雖然她很想說不,但為了孩子的健康也為了自己保命,她只能先暫時忍氣吞聲。

「寶貝,你的爹地叫做一條凪,他是一個律師喔。」

她摸摸肚子近兩個月的寶寶,眼裡有著柔和的笑意,輕聲道。

「她雖然嘴巴很壞、又喜歡欺負媽咪,但是,他也是個很好很好的人喔。」

結果這個人很好說的她忍不住心虛,誰叫凪每次都要欺負她呢?

「你爹地是個大英雄喔,他有一次把媽咪從一群壞人手中救了出來,還……」

想起那天之後,兩人之間的親暱,她倏地臉紅,卻又忍不住心酸了起來。

「寶貝,你知道嗎?媽咪很愛很愛你爹地喔。」

她躺在床上,蜷縮了起來,像是擁抱孩子、又像是逃避現實般的縮起自己。

 

「媽咪很愛你爹地,卻不知道,你爹地是否也愛媽咪呢……」

 

 

雅列西歐從一艘快艇回到母船上,脫下手中的皮手套,隨手丟給他身後的阿爾特。

「小姐怎麼樣?有好好進食嗎?」他淡淡地問。

「有。」阿爾特很心不甘情不願的回答。

「另外,我有吩咐人去幫小姐訂做保暖寬鬆的衣服,你去繡房取來,拿到我房間來。」他再道。

「主子,您對那個女人未免也太好了。」阿爾特咕噥著。

「她現在懷我的孩子,我不對她好要對誰好?」他淡淡的瞥過一眼。

「所以,未來的貝尼戴托夫人,就會是志水小姐了嗎?」阿爾特神情複雜。

雅列西歐嘆口氣,「阿爾特,先別說了,先去辦我交代的事情吧。」

「是。」

他看著雅列西歐走進房間後,眼裡浮現了些許陰狠的神情。

「志水梨乃,妳等著吧,中國人有句話,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他咬牙切齒道,「妳區區一個低下的低下亞洲女子,不配待在主子身邊!」

 

 

時光飛逝,轉眼間已是四個月後。

志水梨乃的肚子已經隆起,不適的害喜症狀已經退去,倒是她每天吃吃喝喝,原本瘦削的小臉稍稍豐腴了些。

「妳的肚子真的大了些。」雅列西歐看著半臥在沙發上喝玉米濃湯的她。

「唔。」她摸摸自己五個月的肚子,微微皺眉,「這個小丫頭,又踢我。」

這艘船上的醫療器具還蠻齊全的,經過赫爾爺爺的超音波檢查後,發現這個孩子是個女孩兒。

「她還真好動。」雅列西歐坐到地板上,頭靠上她的肚子,聽著胎動。

「欸……」她不爽的拍了一下雅列西歐的頭。

「借我聽一下嘛。」他眼神誠懇。

「……只許聽一下。」她眼神複雜地撇開頭。

得到准許後,雅列西歐將耳朵靠上她隆起的腹部,聽著肚裡孩子揮手蹬腳。

 

志水梨乃望著雅列西歐一臉心滿意足的模樣,眼裡盡是複雜情緒。

這幾個月來,他們一直待在船上,據說是就要抵達目的地義大利了。

這段時間以來,雅列西歐對她的照顧無微不至。

她知道雅列西歐對她的情有多濃,對這個孩子付出的情有多深。

但是,就是因為這樣,她才感到特別地苦澀與心痛。

如果,能夠這樣細心呵護她安胎的人,是一條凪的話,那該有多好?

可是,就算知道像在自己是被雅列西歐給擄來,她卻無法恨起他。

她看的出來,在兩人相處的時候,他向來淡漠的眼裡,其實總是寫滿孤寂神色。

這艘偌大的船上,他一直都一個人。

 

直到她的出現。

 

她倏地撇開眼,吶吶道,「時間到了。」

「真可惜。」雅列西歐依依不捨地起身,拿了條毛毯,蓋在她身上。

「這丫頭,真是個好動的孩子,折騰死我了。」她咕噥著。

「想必她是個活潑的女孩子。」雅列西歐隔著毯子,摸摸她的肚子,笑道,「我想,我會很開心有這個女兒。」

「欸,你又在胡說什麼。」志水梨乃瞪了他一眼。

「梨乃。」雅列西歐單膝跪在她身前,握緊她的手,「這幾個月來,你還不願意相信我的真心嗎?」

她撇開頭,不願意看他寫滿渴求的雙眼。

「梨乃。」雅列西歐握緊她的手,貼在自己的胸口,低聲道,「我愛妳,真的愛妳,所以……」

「不要再說了!」她揮開他的手,閉上眼睛,「我已經說過了,你不會是孩子的爸爸的!」

「……」雅列西歐望著她的模樣,心中又是一陣苦澀。

 

究竟是第幾次這樣被她拒絕了呢?

他知道,她愛的人,是那個叫做一條凪的人。

他也知道,自己只是一個人口販子,這樣監禁她的人,憑什麼說愛她?

但是,他真的愛上了她,愛上這個鬼靈精怪的她、愛上這個甜美可人的她。

要他怎麼放開手?

要他怎麼甘心讓她走?

 

「再過幾天,我們就要下船了。」雅列西歐低聲道,「我今晚會先離開這艘船,有幾場交易我要到其他地方。」

 

聞言,志水梨乃暗暗一驚。

只要能離開這艘船,她手環上的GPS就會啟動。

到時候,斯特拉的大夥兒就可以找到她了。

 

「我會讓人好好護送妳下船,先到我家去好好安胎。」他輕輕撫摸她的頭,「這幾天,妳好好休息,好嗎?」

「嗯。」她忍住內心的澎湃,默默地點頭。

 

就快了。

她就快要可以回到一條凪身邊了。

 

 

夜晚,雅列西歐乘上快艇,準備離開母船,先到法國去進行交易。

「阿爾特,好好照顧小姐,到了義大利後,就立刻送小姐回到大宅,讓下人好好照顧她。」

雅列西歐交代著,心裡唸著想著的,都是志水梨乃的大小事。

「是。」阿爾特故作恭敬的點頭,嘴角卻浮起了邪惡的笑容。

 

 

志水梨乃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竟已經不在雅列西歐的房間裡。

她全身痠軟,好像是被下了麻藥一樣。

這裡的空氣沉悶,擺滿箱子,大概是一個倉庫。

她不適的咳了幾聲,發現自己的手被反綁在身後,雙腳也被膠帶纏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她心裡浮現了些許恐懼,卻聽見了咿呀的木門打開的聲音。

她回過頭,看見了一個人站在那裡。

「阿爾特……」她暗自咬牙。

「志水小姐。」阿爾特陰險的笑著。

「這幾個月來,我倒沒看出你有這份心思。」她努力克制著不要發抖。

「若是讓妳看出我有這番心思,我不就前功盡棄了嗎?」阿爾特揚高下巴。

「你就不怕雅列西歐責罰你嗎?」志水梨乃側過身,下意識地保護腹中的孩子。

「妳以為他會懷疑到我頭上嗎?」他暗笑,「我可是他的心腹,他只會要我調查,不會懷疑我的。」

「你到底想做什麼?」志水梨乃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

「妳不過就是一個主子撿回來的貨物,一個來路不明的女人,憑什麼待在主子身邊,還敢懷上主子的孩子!」

他頓時大吼,「就讓我殺了妳這個該死的女人,好好替主子掙個光明的未來!」

「混帳東西,你在說什麼!」志水梨乃氣道,「這個孩子才不是……!」

 

她突然噤了聲。

因為她看見,阿爾特手裡拿著的鞭子。

 

「住手……」志水梨乃開始發抖,聲音更是語不成句。

「尊貴的主子身邊,就該配上高貴的女人。」

阿爾特往地上用力甩了一下鞭子,尖銳的聲音,讓她絕望的軟了腳。

「不可以、快住手……」志水梨乃聲音顫抖。

 

拜託,誰來救救她?

凪、雅列西歐,快點來救我、來救我呀……

 

「領死吧!」

阿爾特發出狂望的笑聲,往志水梨乃身上狠狠地鞭打過去……

 

 

─CONTINU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碎琉璃。拾不起的碎片

喬洢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