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玥滌璃痛苦的抓緊床單,嘴裡不斷地溢出痛吟。

偌大的房間裡,女侍們慌亂的來回奔走,倒熱水、換毛巾、遞藥品。

 

為什麼?因為夫人要生了!

 

「公主……!」

一二三忍又急又擔心,也只能在床邊握緊妻子的手,希望自己能分給她一些力量。

「忍、我、好痛!」

柔玥滌璃臉上布滿淚水和汗水,她幾乎已經要沒有力氣了。

「公主,撐住,為了我們的兩個寶貝,好不好?」

一二三忍握緊她的手親吻,平時的冷靜模樣已不復見。

「夫人,您得再用力,否則孩子如果推不出來,會窒息的!」

醫生和護士急得要命,一二三夫人懷的是龍鳳胎,按照夫人的身體狀況,自然產應該是順利的,沒想到這時候竟然會這樣……

「忍……」柔玥滌璃的意識漸漸渙散,鬆開了丈夫握緊的手。

「不!璃兒!」一二三忍急切地抱起她,「醒醒,璃兒,快醒醒啊!」

「快打強心針!準備電毯和心外電擊!」

醫生嚴厲的下指示,助手和護士趕緊打進點滴,不敢有一絲延遲。

柔玥滌璃沒有任何反應,臉色蒼白、雙手冰冷,幾乎像是死去了一樣……

「不可以,妳不可以死……」

一二三忍眼中的淚瞬間奪眶而出,他握緊妻子的手,心碎的哭喊。

「璃兒,醒過來,妳不能還沒見到我們的寶貝就走了,快醒醒啊……」

醫生護士們不斷地進行急救,正當眾人正要不抱希望之時……

 

「嗚哇哇──嗚哇──」

 

響徹雲霄的嬰兒啼哭聲響起,一二三忍倏地抬起頭,看向了醫生懷裡抱著的嬰孩。

「先出生的是男孩!」

「是兄妹,恭喜社長,您的夫人生了一對雙胞胎兄妹啊!」

「孩子都很健康,都是超過三千克的胖娃娃。」

 

初為人父的喜悅都還來不及綻放,一二三忍突然發現懷中的妻子毫無動靜。

柔玥滌璃閉著雙眼,倒在一二三忍的懷中,杳無氣息……

 

 

「媽咪,妳的肚子裡有球球嗎?」

「嗯?為什麼這樣問?」

「因為媽咪的肚子圓圓的,好像有球球在裡面。」

 

和風雅聞言笑了笑,拉起剛滿四歲的小梨乃的手,輕輕撫摸自己圓滾滾的肚子。

 

「媽咪的肚子裡,有妳的小妹妹喔。」

「小妹妹?」小梨乃歪著頭。

「媽咪相信,梨乃會是個很棒的小姊姊的。」她溫柔地親了親女兒的額頭。

「姆嗚……」小梨乃歪著頭,不太懂媽咪說的話。

 

這時候,志水晴樹走了過來,抱起梨乃,放在自己腿上,笑著揉亂女兒的頭髮。

 

「總之就是,我們志水家和一條家的革命,又多了一個生力軍了!」

「耶!生力軍!」小梨乃也跟著爹地歡呼。

「……志水晴樹,你今天去睡走廊。」

「欸?為什麼?」

「因為你亂教女兒。梨乃,跟媽咪來,我們去吃點心。」

「風雅,不要這樣啦,我想跟妳睡啦!……」

「走開!」

「風雅……嗚嗚。QQ

 

 

二十五年後,又是另一段故事。

有點甜蜜、有點苦澀,卻也感動的刻骨銘心。

 

 

一二三涼是一個對死亡淡然的男人。

自幼體弱多病、時常徘徊在生死邊緣,即使每次都撿回了一條命,他卻仍認為,自己總有一天會如最後一片落葉般凋零。

但是,有一個女孩闖進了他的生命。

凶巴巴的她,總是雙手叉腰的怒吼他,在他發呆或做惡夢時猛捏他的臉,更老是命令他去抱大樹,說這樣可以吸收日月精華。

即使他想盡辦法逼她離開,她還是像隻無尾熊般巴著他這棵尤加利樹。

他愛上了她,愛上了這個鬼靈精怪的女孩。

但是,他始終不敢承認這份細膩又苦澀的情感。

因為他害怕自己這樣拖著殘破的身軀,終究還是會耽誤了她……

 

志水沐是一個瀟灑又恰北北的女孩。

因為曾經在生死交關徘徊,所以她明白生命誠可貴,所以總是過自己想過的生活,想讓自己活得燦爛又光彩。

但是,這一個男人一副欠她欺負的樣子。

整天在那邊笑的淡然,說什麼也許明天就會ㄙㄟ估掰,說自己是個人高馬大的藥罐子,然後每次咳得亂七八糟只差沒把內臟吐光。

但即使翻了上百次白眼罵了上千句髒話,她還是沒有離開他。

她愛上了他,愛上了這個讓人又氣又心疼的男人。

但是,她始終不敢承認這份狂放又熱烈的情感。

因為她害怕即使這般的守在他身邊,他總有一天還是會離開……

 

 

 

─CONTINU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碎琉璃。拾不起的碎片

喬洢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