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凡潔琳˙葛雷爾是一個出身於落寞貴族家的大小姐。

視錢如命的父母逼著她去相親、逼著她用驚為天人的美貌誘惑貴族,好讓葛雷爾家恢復過往的榮華富貴。

年僅18歲的她,有過三段婚姻、生過兩個小孩,卻還要被愛慕虛榮的父母親強迫嫁給另一個年過八十的公爵。

她不抱怨、她不抗拒,只是默默的承受父母的貪婪和每一任丈夫的施暴。

貴婦圈裡已經將她罵翻天,說她人盡可夫,早該被關進監獄,不要再出來勾三搭四。

 

但她也只是默默的承受了所有的輿論。

默默的、為父母犧牲,默默的、犧牲了自己的身心。

 

 

這一天,范多倫家族舉辦了舞會,熱鬧非凡。

亞奇伯克˙范多倫看著眾多貴族小姐和少爺,心裡湧起一股嫌惡之情。

他是家世顯赫的公爵,可是他當相當厭惡這種錢堆出來的交流,若不是族中長輩的逼迫,他也不想舉辦。

說什麼要在舞會之中找一個門當戶對的貴族小姐,與自己結親……

 

「妳們看,是她。」

「那不是葛雷爾家的大小姐嗎?」

「她還有臉出現嗎?那個淫蕩的女人……」

 

亞奇伯克疑惑的看向他們手指的方向,微微一愣。

那是一個美麗的少女。

雖然她身上的晚禮服樣式簡單,卻擋不住她驚為天人的美貌。

她手持絲綢摺扇,簡單的髮髻將她裝點的清麗可人。

不知怎地,兩人竟對上了視線。

她臉上沒什麼表情,只是簡單的福身。

亞奇伯克滯了滯,也沒說什麼,只是默默的頷首。

 

「嫁了三任丈夫,三任丈夫都去世了,大概撈了不少禮金吧。」

「聽說她還生了兩個兒子,都留在夫家繼承家族大業,真是了不得。」

「都已經訂了婚約,還敢出現在范多倫家族的舞會上……」

 

許多不堪入耳的批評,讓亞奇伯克蹙起眉頭。

他知道葛雷爾家的長輩視錢如命,也曾經聽聞葛雷爾家的長女有過數段婚姻。

但是,她今年不過18歲,竟就有了三段婚姻還有了小孩,難道是不到15歲就嫁人了嗎?

究竟是她自願的,還是……

 

此時,悠揚的小步舞曲響起,眾多的男男女女紛紛開始起舞,也有不少貴族小姐紅著張臉瞧著亞奇伯克,期待能夠被他邀舞。

他無視於那些女子,只是看著佇立在雕花大柱旁的伊凡潔琳……

 

 

伊凡潔琳靠著柱子,默默的望著翩翩起舞的男男女女。

再一次地,父母強迫她來參加舞會,也不管是否已經逼她訂下了婚約,依舊要她到舞會上,去勾引范多倫公爵,成為她下一個要結婚的對象。

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才能到頭?

她疲憊地閉上眼睛,只希望舞會快點結束,好能盡快回家交差了事……

 

「伊凡潔琳˙葛雷爾小姐。」

 

咦?

 

她睜開眼睛,愣住。

亞奇伯克站在她面前,伸出手,輕聲道,「請問,妳願意與我共舞嗎?」

周遭的人們紛紛七嘴八舌地嘩然,訝異范多倫公爵竟然會邀這個女人共舞。

 

更驚訝的還有伊凡潔琳。

她什麼事都沒有做,但范多倫公爵卻主動邀她跳舞,究竟是為何?

 

「伊凡潔琳小姐?」亞奇伯克帶著沉穩的微笑,似乎很堅持想與她共舞。

 

伊凡潔琳的手微微顫抖著。

 

父母的旨意她不敢違背,她是應該牽起他的手的。

但是,究竟為什麼,心底會浮起一股哀慟?

被人人唾棄的她,該是所有人都不屑一顧的。

為什麼,他會願意走到自己身邊,他會想要與自己共舞?

 

最後,她還是交出去了自己的手。

 

這一次,不是因為父母的命令。

這是她第一次,因為自己的意願、因為自己的心聲,與一個男人共舞。

 

 

悠揚的樂聲,逐漸被群眾的罵聲與嘩然蓋過。

亞奇伯克摟著她的腰、握著她的手,輕輕地踏步旋轉,舞出最優雅的舞姿。

伊凡潔琳依偎在他懷中,隨著幾個旋身,綴著蕾絲花邊的裙襬隨之飄逸。

他沉默了一會兒,低聲道。

「聽說,妳將在下個月嫁給諾崙家的老公爵?」

她微微一顫,故作冷漠道,「如果您邀我共舞,只是為了嘲笑我的話,那請您放開我吧。」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像是怕她逃走似的,亞奇伯克摟緊她的腰,讓她幾乎整個人都貼著自己。

「我只是想知道,究竟是什麼讓妳會願意這樣不斷地嫁人,然後被這般評論又從不解釋。」

 

伊凡潔琳錯愕的抬起頭。

愛面子的父母,總是對外宣稱,是女兒淫蕩不知檢點到處騙婚。

表面上這樣罵著,處處討拍裝可憐,反而讓大眾信了他們。

然後繼續強迫女兒嫁人,好有大筆的禮金進帳給自己揮霍無度。

 

從來沒有人相信她。

從來沒有人理解她。

朋友們相繼離去,每一任的丈夫都鄙視她對她施暴。

 

但是,這個人?

他無視於自己的名聲、無視於眾人的輿論。

只是單純地問她,為什麼?

 

她閉上眼睛,忍住懸宕的眼淚。

 

「我,是不得已的。」

 

說完,她推開了他,轉身離開了舞池。

 

 

回到富麗堂皇的家裡,迎接她的是一個清脆的巴掌。

她摔倒在地,熱辣辣的疼痛在臉頰蔓延。

「妳好大的膽子,叫妳好好抓住范多倫公爵,妳竟然在舞會上推開他?」

葛雷爾男爵氣呼呼的大罵著,男爵夫人也在一旁責備著女兒。

「范多倫家族可是相當有頭有臉的大家族,妳竟然沒有好好把握,真是白養妳這個女兒了……」

「……父親、母親,我不是下個月就要嫁給諾崙公爵了嗎?」

她的發問,又換來另一個下手更沉重的耳光。

「諾崙公爵都快死了,妳當然是要找下一個結婚對象預備著啊!妳怎麼會這麼笨啊!」

葛雷爾男爵氣得半死,他怎麼會養出這個愚蠢的女兒?

「妳給我跪在這裡到明天早上!好好反省自己愚蠢的行為!」

葛雷爾男爵怒吼著,又狠狠踹了女兒一腳。

「別忘了,嫁了人才有禮金可以拿,我們兩老有了錢才能過活,知道嗎?」

男爵夫人又責備了女兒一番,絮絮叨叨的念著。

「房子該好好裝修一番,衣裳首飾也該好好添購了……」

夫妻兩人揚長而去,只留下雙頰又紅又腫的伊凡潔琳跪坐在地上。

屋裡的女侍和僕人同情的看了小姐一眼,卻沒有人敢上前。

潔白的禮服染上髒汙,髮髻也落在肩上,模樣狼狽的不像個貴族小姐。

她的頭有些暈,身子也有些發冷。

不適的咳了幾聲,喉間卻湧起了一股腥甜,摀著嘴的雙手突地感到有些濕潤。

她望向手心,看見了一抹殷紅。

 

這好像是,血……

 

「大小姐,您還是快起來吧,老奴不會說出去的。」

看不下去的老管家跑了過來,痛心疾首的扶起了瘦弱的大小姐。

「塔斯爺爺,您不用管我,當心被父親責罰。」

「被老爺責罰又如何?老奴真的捨不得您這樣受苦啊。」

 

老爺,夫人,您們怎麼捨得這樣對待溫婉和善的大小姐啊!

 

「……受苦?」

伊凡潔琳的眼神有些恍惚,傻笑地搖搖頭。

「大小姐?」老管家愣了愣。

「塔斯爺爺,您看。」

她舉起了被血染紅的手掌,笑得格外燦爛。

 

「我啊,就快要解脫了,受點苦又如何呢?」

 

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她吐血的老管家,只能心痛的用自己的手帕拭去小主子手上的血跡。

「塔斯爺爺,為什麼要哭呢?」

「大小姐……」

老管家老淚縱橫,像抱住自個兒孫女般抱著她,痛哭失聲。

 

老爺和夫人怎能這樣對待您,怎麼能啊……

 

 

半個月後,就傳出了諾崙老公爵因病過世的消息。

葛雷爾男爵夫婦惋惜著少了一筆禮金進帳,一邊不忘要女兒去勾搭上范多倫公爵。

他們替女兒遞上了請安帖,逼迫女兒去與范多倫公爵會面。

伊凡潔琳無法違抗父母,讓女侍裝扮好精緻的妝容,前往范多倫宅邸。

 

 

到了范多倫宅邸,范多倫家的僕人就不給她好臉色看。

這個蕩婦,居然敢要求與主人會面,而主人竟然也答應了,真是讓人不解!

伊凡潔琳看著臉色很差的僕人,只是淡淡的微笑。

「麻煩你帶路了,謝謝。」

聽見她的道謝,范多倫家的僕人詫異的眼珠都快掉出來了。

那個傳聞中人盡可夫的葛雷爾家大小姐,跟他一個僕人說謝謝?

而且瞧大小姐溫婉的模樣,哪裡有傳聞中的尖酸刻薄?

他有些納悶地摸摸鼻子,低聲道,「……小的分內的事情而已,小姐這邊請。」

 

走進了一個寬敞的客廳,亞奇伯克就站在落地窗邊。

他揮手,僕人們井然有序的退出客廳。

 

「許久不見。」亞奇伯克凝視著她。

她,似乎瘦了很多。

「范多倫公爵,別來無恙。」她淡然地福身。

亞奇伯克望著她,不知為何,她眼底的那抹淡淡憂傷,扯痛了他的心。

「我們到花園散散步,好嗎?」亞奇伯克對她伸出手。

伊凡潔琳望著那隻手,心裡浮現了一股異樣的情緒。

 

舞會那天,他也是這樣對她伸出了手……

 

「伊凡潔琳小姐?」他臉上的微笑,一如那日沉穩。

「……好的。」她有些怔愣地,也伸出了自己的手,隨即被他緊緊握住。

 

 

沒有想到,接下來的幾個禮拜,亞奇伯克竟每天主動拜訪葛雷爾家。

這件事可是震驚了整個上流社會。

伊凡潔琳大小姐可是個蕩婦,范多倫公爵怎麼會願意見她,甚至主動見她呢?

葛雷爾男爵夫婦的喜悅不在話下,老管家更是為大小姐感到高興,范多倫公爵是個品德高尚的男子,絕對是配得上大小姐的。

 

「你今天,怎麼又來了?」伊凡潔琳的神情有些複雜。

「想要見妳,所以來了。」亞奇伯克微笑。

然後,看著那張白皙的小臉,逐漸地泛紅,變成了一顆紅蘋果。

「跟我這樣的人見面,小心被別人議論。」她吶吶道。

「流言何所畏懼。」他輕輕牽起她的手,「我只怕,妳不願意見我。」

「我怎麼會不……」伊凡潔琳頓了頓,噤了聲。

亞奇伯克笑了笑,握緊她的手,將她拉到自己身前,在她的額上落下一吻。

她一驚,後退了幾步。

「妳這樣的反應,我到底要先哭還是好好反省自己?」他苦笑。

「你怎麼……」伊凡潔琳還沒反應過來。

「很抱歉在下唐突了。」亞奇伯克輕咳了幾聲,「但我絕對不會道歉的。」

聞言,伊凡潔琳臉頰又紅了幾分。

「伊凡潔琳,我是當真的。」他正了正神色,「嫁給我吧。」

「什麼!」這回可真的嚇到她了,「我們,相識不到一個月。」

「我知道。」他輕輕握住她掙脫的手。

「那你怎麼會……」她幾乎語無倫次。

「伊芙。」他喚著她的小名,誠摯地道,「我知道我們認識的不深,但我相信我對妳的直覺,我是真的……」

「好了!」伊凡潔琳倏地推開他。

「伊芙?」他一愣。

「我是個壞女人,我不能、我沒有資格……」

她慌亂的叨念著,步伐凌亂的後退,拎起裙襬轉身就想跑。

「伊芙,等等!」

他沒能抓住她的手,只能看著佳人遠去,心中暗自下了一個決定。

 

 

─CONTINUED─

 

作者廢話:

其實我本來是想寫我夢到阿忍的過程(掩面)

原本設定是夢境實錄,結果寫著寫著我寫歪了就變成這樣了(遠目)

這個故事沒有好結局,請喜歡HE的粉粉們深思熟慮(土下座(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碎琉璃。拾不起的碎片

喬洢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瓔秀
  • 看到小姐吐血後笑著舉手那段,突然發現自己被這篇文章虐的好開心呀啊啊:D
    好揪心又好開心是甚麼奇怪的感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