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睡......」喬洢絲睏倦的躺在草皮上。

今日,瓦爾哈拉的陽光很溫暖,氣候很舒服,適合休息也適合鍛鍊。

但喬洢絲感覺累得很,懶懶得不想動。

她昏昏欲睡,一頭亮棕色長髮散落在身上,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

她的靈魂武器,神諭弓箭也躺在她的身邊,看著主人似乎睡了,連自己也乾脆打個盹兒。

 

「……起來。」

 

聽見來者的聲音,神諭弓箭瞬間彈了起來,但弓箭的主人依舊睡得香甜。

源義經微微蹙眉,看著窩成一團的喬洢絲,只得再喚了一次。

「喬洢絲,別睡了。」

「……我想睡……」喬洢絲皺皺嘴,咕噥了幾句,又跑去夢周公了。

「該去進行弓術修練了。」源義經的眼裡有著一絲無奈。

神諭弓箭想冒汗但祂不是人不能冒汗,趕緊湊上前推了推主人。

喬洢絲被自個兒的武器推醒後,見到源義經半跪在旁盯著自己,忍不住又趴回草地上哀號。

「我昨天修習很累啊,今天休息一下好不好?」

昨天和他去下界練習弓道,他的標準又高又嚴格,她的虎口都是瘀青,手腕又酸疼,骨頭都快散了。

「不可荒廢修習。」源義經眉頭皺的更深。

「放假一天沒關係啦!」喬洢絲拍拍她身邊的草地,「來,你也躺,今天的陽光多舒服,好好享受一下嘛!」

「……」源義經無語地望著她,好像她在說什麼驚世駭俗的東西。

「唉呀,你也躺著嘛,一天不練不會被雷劈啦。」

喬洢絲伸手拉他,源義經一個不防往前倒,幾乎整個人趴在她身上,手中的源氏伏弓也落在草地上。

「咦?」她臉頰倏地泛紅。

源義經的手及時撐在草地上,所以沒有壓著她,但頭上的羽盔卻滑落下來,結果不偏不倚地砸在她的額頭上。

「痛!」她疼的摀著額頭,眼角微微泛出淚光。

「傷著了嗎......咦?」源義經突然一愣。


她光潔的額頭有些紅腫,但這不是最緊要的。

她左手的虎口附近,有一大片瘀青。

不僅如此,右手手指上還纏著繃帶,隱隱約約滲著血跡。

 

難道是,之前的修行造成的嗎?

即使修行時帶著弓道手套,她依舊受了傷?

 

「好啦,修習就修習,你起來啦。」喬洢絲撇著嘴。

源義經沉默了一會兒,翻了個身,坐在她身旁。

「怎麼啦?不是要去修習?」喬洢絲也坐了起來,拿起身邊的弓道手套想戴上。

見狀,他伸出手,輕輕握住了她的手腕。

「咦?」她一愣。

「妳不是說,今天的陽光很舒服嗎?」

他放開她,往草地上一躺,雙手交握墊在頭下。

喬洢絲愣愣地看著他,心跳突地快了幾分,趕緊撇開了頭。

「怎麼了?」源義經不解地看向她。

她悄悄深呼吸幾口氣,拍拍自個兒的胸口,隨即也躺在草地上。

「想睡覺了。」她深了個懶腰,閉上眼睛,「我要繼續夢周公了。」

他沒再說什麼,也閉上了眼睛,享受這難得的放鬆。

     

好一會兒後,喬洢絲偷偷睜開眼睛。

源義經似乎也睡著了,從正躺變成側躺,將一頭長髮束起的髮圈有些鬆了,幾縷長髮落到胸前。

她發起愣來,似乎是鮮少見到他這般毫無防備的模樣。

 

「你知道,你不帶羽盔的模樣,其實很好看嗎?」

 

她嘴角勾起一抹害羞的笑,悄悄的伸出手,玩著他的髮絲。

久後,瞌睡蟲又來報到,她抱著自己的披風,又沉沉睡去。


     
她睡著那瞬間,源義經睜開了眼睛。

他望著她圈繞著自個兒頭髮的左手,眼裡浮現了一抹異樣的情緒。

他執起她的手,拇指輕輕撫過那片瘀青。

些許的疼痛,讓沉睡中的她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他以為她醒了,但她只是蹭了蹭披風,再度跟周公下棋去了。



然後,握緊了他的手。



源義經微微地愣住,卻沒有掙脫。

瓦爾哈拉的陽光相當溫暖,讓他也漸漸有了睡意。

 

 

安倍晴明站在草皮的另一端,用摺扇遮著嘴,笑得詭異。

「管狐你說,『源義經和喬洢絲睡在一起』這句話,可以引起多少騷動?」

「欸,他們不是只是躺在草皮上嗎?」

「不不不,所謂八卦,就是要讓大眾聽的心癢難耐又欲知詳情。」

「……所以下回分曉?」

「不只下回,大概有很多回可以欣賞呢。」

安倍晴明愉悅的轉身離開,準備去散播八卦了。

      

至於睡在一起的那兩位……

痾,還是讓他們多睡一會兒吧。

這樣才有力氣填飽之後眾位英靈的八卦胃口。

   

 

-THE END-

 


    
喬洢絲的小廢話:

義經你真的好帥啊啊啊啊啊啊(吶喊(#

 

附上他的帥照:


    

伺服器:白雪公主

玩家ID:2630925988

玩家暱稱:喬洢絲

Leader:小紅帽

歡迎加好友喔www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碎琉璃。拾不起的碎片

喬洢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