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親!」

「求求您,不要殺了璃兒,妾身求您了!」

「娘親,您快點逃走,不要管璃兒,快逃啊!」

「不,璃兒!我的女兒!」

 

喬洢絲猛地驚醒,從床上彈跳而起。

她的身上都冒出冷汗,她的神諭弓箭也被她驚醒,在身邊漂浮著。

「……我沒事。」

她伸出手,拍拍晃來晃去的弓箭,努力想平復自己紊亂的呼吸心跳。

「我只是,夢到了不想夢到的事情……」她苦笑著,眼淚悄悄在眼角凝集。

神諭弓箭微微閃了幾下金色的光芒,輕輕敲敲主人的肩膀。

「我沒事的,謝謝祢。」她拍拍祂,「我想出去散散步,別跟來啊。」

喬洢絲掀開被子,就這樣披著單薄的睡衣,走出了自己的住處。

 

 

瓦爾哈拉的夜晚相當寧靜。

銀白色的月光緩緩灑落,璀璨的銀河在夜空高掛。

喬洢絲恍恍惚惚地,就這樣晃到了要塞的邊緣界線。

她坐在邊緣,抱著雙腿,沉默地看著下界。

 

就這樣,想起了自己被管理者召喚前,所過的生活……

 

她是一個出色的舞者。

即使是出生在武學世家,就算對弓道劍術信手拈來,但她只喜歡跳著舞,享受著微風拂過頰畔的涼爽,享受著旋轉與跳躍的輕快。

 

十五歲的那一天,嚴厲的父親,逼迫她嫁給與自己家族門當戶對的一個富家公子。

她早已經遺忘了那人究竟是誰,她只記得,她百般的不情願、她想過各種方法抗議父親的蠻橫。

明明該是個順從的女人,但她骨子裡盡是叛逆的靈魂。

大婚那一日,她穿著花嫁,逃出了家裡、逃出了那個囚禁著她的地方。

但最後,還是被家族的護衛逮住。

即使身為正室的母親苦苦哀求,父親仍然大義滅親,親手殺死了自己。

 

殺死了讓家族蒙羞的自己。

 

想到這裡,她的嘴角泛起了微笑。

她站了起來,伸出雙手,腳尖輕輕點地,畫出半圓、墊腳跳起。

在微風吹拂之下,她舞出了美麗的步伐。

 

舞著舞著,她突然感覺到,自己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喬洢絲抬起頭,棕色的眸子眨了眨。

然後,露出美麗的笑容。

「九郎,是你呀。」

 

源義經輕輕抱著她,好看的劍眉微蹙著。

他的頭髮有些亂,像是隨便紮好的,身上不再穿著輕甲,而是輕便的常服。

 

「夜深了。」他輕聲道。

「嗯?我知道啊。」她笑。

「在這裡跳舞,很危險。」他又道。

「我有在注意,不會摔下去的。」她輕輕嘟嘴。

「妳不睡麼?」他問道。

「我做了惡夢,睡不著。」她搖搖頭,眼神無辜。

 

源義經無語,伸出了原本摟著她的腰的手,輕輕撫過她紅腫的眼窩。

「癢癢的,九郎,會癢啊。」喬洢絲笑著閃躲他的撫觸。

「妳哭了麼?」他輕輕開口。

「嗯?」她疑惑的摸摸自己的臉頰,「沒有啊,應該沒有吧?」

「……」他沉默,拇指滑過她臉上的淚痕,沒有戳破她。

 

她的左手上,依舊有著幾日前看見的瘀青。

右手指上礙眼的繃帶也還在,只是換過新的了。

難道,在自己不在她身邊的時候,她也依舊練習著弓道嗎?

 

「九郎,你會跳舞嗎?」她露出燦爛的笑。

「不會。」他看著她。

「怎麼不會呢?我來教你。」

喬洢絲放開他的手,像是示範一樣,墊腳尖、踏步、旋轉著。

 

源義經看著她,即使鎮定如自己,也有片刻的失神。

 

月光下跳舞的她,像極了美麗的精靈。

棕色的長髮隨之飄散,更讓她的倩影增添了一份柔與美。

這般優雅的模樣,與她平日的活潑和戰鬥中的霸氣大相逕庭。

 

突然,她的腳下一個踉蹌,眼看就要摔倒。

源義經瞬間回神,一個箭步衝上前,在她倒地前,將她抱入懷中。

「好痛……」她的柳眉皺在了一塊兒。

「哪裡疼?」源義經問道,眼裡有著幾不可見的擔憂。

「腳。」她疼的泛出眼淚,揉了揉眼睛。

他低頭一看,發現她赤裸的腳下,蔓延出了些許血跡。

 

光著腳在粗糙的地上跳舞,怎麼可能不受傷?

 

源義經沒有說話,只是將手伸到她的膝蓋後方,直接攔腰抱起她。

「九郎,做什麼抱人家?」她有些迷迷糊糊。

「妳受傷了。」他抱著她往城裡走。

「我可以自己走啊。」

嘴上雖然這樣說,但她仍伸出了雙手,環住了他的頸。

「達文西應該還沒睡,我帶妳去找她上藥。」

「唔,我自己來就好了……」她咕噥著。

他沒再說話,但很明顯就是她的意見完全無效化。

 

「吶,九郎。」

「嗯?」

「我很重嗎?」

「不會。

「九郎、九郎。」

「嗯?」

「我沒有哭喔。」

「……嗯?」

 

一股濕意,滲入了自己的胸膛。

源義經停下腳步,低頭一看,看見她把臉埋在自個兒的胸口。

她單薄的身子輕輕顫抖著,環抱著自己脖頸的雙手,緊緊揪著自己的衣服。

 

「我沒哭、我沒有哭……」

她一邊自言自語,一邊輕喘著,眼淚越流越多,幾乎浸濕了他的衣襟。

 

看來,上藥還是緩些吧。

源義經在心裡嘆氣著,眼裡卻劃過了一絲心疼。

 

 

他抱著她,回到了要塞邊界,坐了下來。

她坐在他的腿上,窩成一團,依舊泣不成聲。

 

他不知道她為什麼半夜在外跳舞。

他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哭成了淚人兒。

他只知道,他捨不得她這般傷心欲絕的模樣。

 

然後,他輕輕扶起她淚濕的臉龐。

在她詫異的眼神下,他在她光潔的額上,落下了一個輕柔的吻……

 

 

-THE END-

 

作者廢話:

義經好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夠了#

 

 

伺服器:白雪公主

玩家ID:2630925988

玩家暱稱:喬洢絲

Leader:小紅帽

歡迎加好友喔www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碎琉璃。拾不起的碎片

喬洢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