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夜,大雪。

一二三涼睜開眼睛,看見白色的燈管,聞到消毒水的氣味,心裡嘆了一口氣。

 

又……住院了啊。

 

年僅八歲的他,送醫院已是家常便飯。

不比身體健康的雙胞胎妹妹小雪,他是個十足十的藥罐子,常因為氣喘發作昏厥而送醫。

「涼、涼?」母親柔玥滌璃緊張的在床邊喚著,「現在還好嗎?」

「媽咪……」他吃力的握緊母親的手,「我沒事。」

「好好休息,爹地媽咪今天會在醫院陪你。」一二三忍摸摸他的頭。

「雪兒呢?她要一個人在家嗎?」他有氣無力地問道。

「欸對,忍,小雪她……」柔玥滌璃突然想起女兒還在家裡。

「四宮叔叔會照顧她,你不用擔心。」一二三忍安撫道,「好好睡,好嗎?」

「可是妹妹……」他還是憂心妹妹一個人在家不安全。

「你乖,家裡有傭人會照顧她,你乖乖休息,不要讓媽咪擔心好不好?」柔玥滌璃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

「好,我乖乖休息,媽咪不要哭。」一二三涼急忙閉上眼睛,乖乖準備入睡。

 

 

然而,獨自留在家中的一二三雪,沉默的坐在房間裡。

哥哥再度被送醫院,而她又再度一個人被留在家裡。

 

第幾次了?

究竟,被爹地媽咪遺忘第幾次了?

 

「哥哥才是最重要的。」她低喃著,望著房間的壁爐,裡面的熊熊烈火,正將為數眾多的圖畫和獎狀吞噬。

「我不重要、我不重要,哥哥才是最重要的……」她的眼裡沒有任何情緒,只是一味的喃喃念著。

 

 

 

 

隔天,一二三涼已經恢復的正常的呼息,拿掉了氧氣罩。

他望著外頭溫暖的陽光,似乎已經快要中午了。

爹地回去上班,媽咪去幫他買午餐。

 

妹妹還好嗎?有沒有去上學呢?

昨天她一個人被留在家裡,一個人睡會不會害怕呢?

 

就在這時,他的病房門被打開了。

他以為是媽咪回來了,沒想到,竟然是該在上學的妹妹小雪。

 

「雪兒?」一二三涼很驚訝。

「哥哥。」一二三雪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進來。

「妳怎麼會在這裡?」他招招手要妹妹過來,牽住妹妹的小手,「妳不是在上學嗎?」

「我……」一二三雪帶著溫暖的毛呢帽,小臉上都是被寒風凍紅的痕跡。

 

她看著虛弱的雙胞胎哥哥,其實想說,她是從學校偷跑出來看他的。

就算很忌妒哥哥搶走了爹地媽咪的目光和疼愛,但她還是好擔心哥哥的身體狀況。

雙胞胎向來心連心,只要哥哥一不舒服,她也會很焦慮。

 

「妳沒睡好對不對?」一二三涼摸摸她眼下的黑影,「抱歉啊,哥哥今天一定回去陪妳一起睡。」

 

聞言,一二三雪眼睛一亮,才想開口,卻聽見母親的驚呼。

「小雪!」柔玥滌璃有些生氣地看著她,「妳怎麼會在這裡?妳不是要去上學嗎?」

「我、我想來看哥哥。」面對生氣的母親,她有些膽怯。

「妳怎麼可以從學校跑出來呢?難怪老師打給我說妳不見了。」柔玥滌璃沒有聽女兒的解釋,責備道,「我讓四宮送妳回學校,下次不可以這麼任性了。」

「媽咪,不要罵雪兒,她只是想來看看我。」一二三涼為妹妹辯護。

「小雪,媽咪照顧哥哥很辛苦,不要再增加麻煩給媽咪了。」徹夜未眠的柔玥滌璃嘆了口氣,沒看見女兒眼裡的受傷情緒。

「媽咪,對不起,我、我只是擔心哥哥……」一二三雪小小聲地道歉。

「雪兒,謝謝妳擔心我。」一二三涼摸摸她的小手,發覺到冰涼的觸感,皺眉頭,「妳的手怎麼那麼冰?而且穿的這麼單薄,會感冒的。」

柔玥滌璃這才發現女兒只披了件小外套,就算不感冒也一定很冷,又想到剛剛自己口氣不佳,才想跟女兒道歉,病房門又打開了。

「夫人,我來接小姐去上學。」四宮恭敬的行禮。

「快帶她去吧。」柔玥滌璃點頭。

「四宮叔叔,車子的暖氣記得開暖一點,我怕雪兒著涼。」一二三涼趕緊道。

「是,少爺。」四宮輕輕牽起一二三雪的手,「小姐,我們走吧。」

「……嗯。」一二三雪邁開小小的步伐,正要走出病房,忍不住回頭看了哥哥一眼。

 

媽咪正在餵哥哥喝粥,看起來,好幸福。

什麼時候,自己也可以,讓媽咪這樣餵自己吃東西呢?

是不是只要自己生病,媽咪也會這樣擔心自己?

 

 

 

 

殊不知,到了夜晚,一二三雪真的發起高燒來。

早上她偷跑出學校,著了涼又沒有好好保暖,結果真的感冒了。

傭人們著急的不行,但先生和夫人還在醫院照顧少爺,她們只能輪流守在床邊替小姐換冰枕換毛巾。

「有連絡上先生和夫人嗎?」其中一個女侍問四宮。

「我問了,但是……」四宮一臉為難,「先生說,讓小姐吃點藥多睡一會兒就好了。」

「怎麼會這樣?」另一個女侍氣憤不已,「少爺氣喘一發作就直奔醫院,小姐都發高燒了,先生和夫人卻不擔心嗎?」

「畢竟少爺的病情比較嚴重,我想先生和夫人的考量是這樣……」連四宮都說得很含蓄。

「這是什麼考量?小姐就不重要嗎?」女侍還在替小姐抱屈。

「小聲點!否則小姐聽到可要傷心的!」四宮趕緊阻止她。

 

但是,這些聲音,卻都已經入了一二三雪的耳裡……

 

 

「媽咪,雪兒感冒了,您快回去看看她。」

「小雪向來健康,一點小感冒很快就好了。」

「可是……」

「涼,聽爹地的話,你好好休息,家裡有人會照顧小雪的。」

「可是雪兒怕黑,我要回去……」

「聽話,你先好好照顧自己,再去擔心小雪。」

 

聽到父母的話,他愣了一下,乖乖的縮回病床上。

對,他要好好照顧自己,這樣才能好好保護妹妹、照顧妹妹。

 

雪兒乖,哥哥很快就回家了,等我……

 

 

 

 

一個禮拜後,一二三涼在父母的陪伴下回到家裡。

他咚咚咚跑上樓,首先奔往妹妹的房間。

不知道妹妹的感冒好了嗎?學校的作業有沒有問題要問呢?

他正滿心期待見到妹妹,卻在打開門的瞬間愣住。

 

以前,妹妹的房間裡,掛滿了她可愛的圖畫。

甚至有許多精美的獎狀,他都幫妹妹貼在牆上,然後很開心的稱讚妹妹很優秀。

玻璃櫃裡本來也有許多獎盃,都是妹妹參加比賽或考試得來的。

 

可是,這些東西卻已經不翼而飛。

空蕩的牆壁上,有著雙面膠殘留的痕跡,還有些紙張的碎屑。

 

「雪兒?」他訝異地望向書桌前的她。

「我在讀書,哥哥請不要來打擾我。」她桌上放著與年齡不符的英文練習題。

「雪兒,妳的圖畫和獎狀怎麼都不見了?」他不解。

一二三雪聞言,放下了鉛筆,跳下書桌椅,轉過身面對他。

「雪兒,妳怎麼瘦了那麼多?感冒還沒好嗎?」他又心疼又不捨地摸摸妹妹瘦削的小臉。

「哥哥,請你出去,我在練習英文。」她不分由說的把哥哥推了出去。

「等等,雪兒!」一二三涼還想說什麼,卻被妹妹阻隔在門外。

「雪兒?哥哥做錯了什麼嗎?」他著急的喚著。

「……哥哥好好照顧自己,就好了。」

「雪兒?哥哥跟你說對不起,原諒哥哥好不好?」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生氣,可一二三涼求和心切,不斷地道歉。

 

 

但是,就如同這扇關上的門。

接下來的15年,兄妹倆就再也沒有交過心……

 

 

─CONTINU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碎琉璃。拾不起的碎片

喬洢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