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三涼坐在床上,飛快的在筆電上敲敲打打。

今年23歲的他,英俊優雅,一頭淺棕色長髮披散在肩上,斜下的瀏海遮住了右眼,更讓他增添了一份神祕感。

只可惜,身體虛弱的他幾乎足不出戶,皮膚有些蒼白,體格也不如其他青梅竹馬健壯,可以說是清瘦。

 

叩叩。一陣敲門聲響起。

 

有些被嚇到的他忍不住咳了幾聲,他趕緊道,「請進。」

厚實的黑木雕花門被推開,是一個與他同樣有著淺棕色長髮的女人。

「我、來拿我今天的行程。」

她還穿著淺綠色的睡袍,微卷的長髮有些凌亂。

「都整理好了,也設置了提醒。」他從床邊的床頭櫃上拿起一個平板電腦。

「嗯。」她接過,滑開螢幕鎖,略為檢視之後,有些疑惑,「上次跟我用餐過的藤田董事長,今天怎麼沒有排進行程?他不是說要再跟我約談一次內容嗎?」

「那個案子我讓秀一去接了,妳雖是社長,但這個案子畢竟屬於廣告企劃部,還是讓他們去接手吧。」他淡淡道。

「可是……」

她還想說什麼,卻再一次被打斷。

「上一次他在包廂裡對妳做了什麼事情,妳別以為我不知道。」

他的語氣有些嚴厲,讓她一愣,微微低下了頭。

一二三涼看見她身子微微一抖,稍稍收斂了嚴厲的聲音。

「為了妳的安全著想,讓秀一去負責這個案子,好嗎?」

他輕輕握住她的手,她發涼的手溫讓他明白她仍有些懼怕那天的事情。

「我才沒有那麼柔弱。」

她揮開他的手,高傲的揚起下巴,「以後請不要擅自更動我的公務分配,我才是社長,你只是特助。」

「……是。」他明白她一旦脾氣倔起來,不管他說什麼都沒用。

她拿著平板走出房間,一二三涼嘆了口氣。

 

那是他的雙胞胎妹妹,一二三雪。

她是一二三集團的社長,而自己則是她的首席特助。

其實,原本社長之位該是他的,只是因為自己身子孱弱,無法擔當重任,因此爸爸從小就培養妹妹學習帝王學,成為一團之主……

 

「哥哥!」

 

這時,一個小女孩鑽過門縫,咚咚咚跑到他身邊,爬上床撲進他的懷裡。

「小亮,早安。」他笑著摸摸她的頭。

「哥哥,你說今天要陪亮亮吃早餐的喔!」八歲的一二三亮,頭上綁著漂亮的大緞帶,漾著天真燦爛的笑。

「好,哥哥陪妳吃。」他疼愛地摸摸妹妹的頭。

「對了哥哥。」她突然小小聲道,「姊姊今天心情不好嗎?」

「是哥哥不好,讓姊姊生氣了。」他親親小亮的額頭,「我們去吃早餐,好不好?」

「好!」小亮很開心的跳下床,牽著哥哥的手,蹦蹦跳跳地來到了飯廳吃早餐。

 

 

 

 

雪兒去上班了,小亮去上學了。

一二三涼來到庭園的一棵大樹旁,靠著樹幹坐了下來。

他摸著粗糙的樹幹,眼裡浮現些許暖意。

 

這棵樹啊,是那個人種下的。

要他每天抱著樹,吸收大樹的日月精華,以恢復健康的身體。

雖然他老抱著,也沒感覺身體有甚麼變化,但那鬱悶的心情,卻漸漸地開朗起來。

也許,不只是因為這棵樹,更因為種下這棵樹的主人……

 

「涼!」

 

這一聲活力十足的叫換,伴隨著一個有力的撲撞。

「喔天!」一二三涼及時撐住地面,沒讓那人從後面把自己撞飛。

他回過頭,看著那個抱著自己的少女,嘴角勾起了貨真價實的笑容。

 

「沐,妳今天不用上課嗎?」

「不用,今天教授帶隊去比賽了,所以停課。」

「我記得妳還有通識課吧?又翹課?」

「……你再問就去抱樹幹一小時。」

「好好好,我不問。」

 

這個綁著馬尾的少女,名喚志水沐,是志水晴樹的二女兒。

某個大學的植物學系二年級生,相當優秀但也相當愛翹課……

 

「你的頭髮又長長了。」志水沐轉到他身前坐下,用手拂過他的劉海。

「有點懶的剪,結果就越來越長了。」他笑,輕輕地把她抱進懷裡。

「你跟姊夫一樣留長髮,萬一被當成女人就好笑了。」她哈哈大笑。

「不用萬一,已經很多次了。」他嘆氣。

「噢對,每次你載我去學校,就會有男生衝上來跟你告白,哈哈哈哈哈哈───」

 

見志水沐笑的前仰後俯,一二三涼又是無奈又是疼愛的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

 

「沐,妳今天還是得乖乖去上課。」

「不要啦,今天那堂課超無聊,要不是為了學分,我才不想修那門課……」

「妳不去上課,今天就不要跟我睡了。」

「欸!怎麼有人這樣威脅的!」

「妳自己決定囉。」

 

志水沐不甘心地瞪著他,一二三涼則是無辜地看向旁邊。

 

「好啦好啦,我去上課就是了。」她撇撇嘴。

「乖女孩。」他笑了笑,湊上前,吻了吻她的額頭。

「不要每次都想用親親收買我啦!」她捶了他一拳,臉頰微微地紅。

「很有效,不是嗎?」他摸摸她的頭,牽起她的手站了起來。

「現在就要去嗎?」她苦著張臉。

「我送妳去好嗎?嗯?」他輕攬住她的腰,誘哄著,「妳今天如果乖乖去上課,我就幫妳把煙絨紫牡丹的花種找出來。」

「真的嗎?」最愛研究植物的她頓時亮了眼。

「當然是真的。」他笑,「所以,妳想去上課嗎?」

「我想!就算要我重修一百遍我也去!」志水沐開心地尖叫,緊緊地抱住他。

他拍拍她的頭,臉上盡是寵愛的笑意。

 

 

 

 

開著車,他送她到了她的大學門口。

他率先走下車,替她開了車門,牽著她下車。

「我覺得又有人要來跟你告白了……」

志水沐見到許多女孩子盯著他看,有的甚至手上拿著卡片,鬱悶的小聲唸著。

他看向周圍,果然看到有許多女大生試圖朝他這裡靠近。

低頭看回志水沐,見她微微噘著嘴,手無意識地繞著自個兒的髮尾。

他有些心疼也有些好笑,於是牽起她的手湊到唇邊。

 

「那,讓我來打消他們的念頭吧。」

「什麼……咦?」

 

他在她的手指上,落下了一個溫暖的吻。

這個親吻,讓她忍不住臉紅,害羞地撇開了視線。

 

周圍的女孩子們紛紛碎了一地芳心,沮喪的轉身離去。

 

「這樣,還難過嗎?」一二三涼低著頭,輕輕刮了一下她的臉頰,笑問。

她臉頰更紅,嬌嗔道,「這樣就變成我又要上學校報紙的頭條了啦!」

 

自從她上大學,每天他都會接送她上下學。

一二三涼英俊帥氣,又有著溫柔王子的氣質,很快的就被她的大學瘋傳,不但多了一票女粉絲、一個粉絲後援會,之中也不乏有男性仰慕者。

每天她都被一堆親衛隊追問她跟涼之間的關係,她幾乎快被煩死。

 

但是,她跟涼之間,雖然從未說過任何承諾,卻已經比一般的情侶還耀親暱。

究竟是因為從小一起長大,還是因為她與他本就心意相通呢?

 

「在想什麼呢?」他疑惑。

「在想……」志水沐看著他,道,「在想今天耀哥會煮些什麼好吃的……」

「噗。」一二三涼噗哧一笑,「那妳今天下課我就帶妳去黑貓。」

「記得喔。」她輕拉他的手。

「好。」他微微握緊,隨即鬆開,「快進去吧,妳要遲到了。」

「恩,掰掰。」志水沐背好書包,對他揮揮手後就跑進校園。

 

 

 

 

一到教室裡,志水沐再度被同學包圍。

「沐,妳今天又讓他載來上學嗎!」女同學A很興奮。

「嗯?對啊。」

「所以妳是跟他同居才會讓他載來上課嗎?」女同學B更興奮。

「同居?沒有啦,應該吧?」

她此話一出,立刻驚動了周遭所有人,包圍她的人越來越多。

「什麼應該吧?你真的沒有跟他同居嗎?」女同學C超激動。

 

有沒有同居啊?志水沐很苦惱的開始想。

欸,自己一個禮拜跟他睡四天,這樣算同居嗎?

 

「好吧,應該算同居吧。」她聳聳肩,不是很在意這個問題。

「什麼!」男同學A激動不已,「妳現在已經跟他同居了?」

「唉呀激動屁,就是這樣你這魯蛇才會到現在都沒有女朋友啦!」女同學D擠開他,開始對志水沐悄悄話,「來來來,所以你跟他幾壘了啊?」

「什麼幾壘不幾壘的?」她一呆。

一票女生把她拉去角落咬耳朵,「就是妳跟他做過了沒有啊!」

「做過什麼……那個嗎?」志水沐一想起他們指的那件事情,臉頰浮現粉粉紅暈。

「我的天,這表情就是做過啦!」幾個女同學又羨慕又忌妒。

「不是,沒有啦!」她趕緊擺擺手。

「不然妳幹嘛臉紅?」她們忙問。

「……總之沒有啦!」她臉頰通紅的反駁,此時正好上課鐘響了。

 

同學們一哄而散的回到座位上,志水沐也趕緊挑了個位子坐下。

聽著教授如佛經般的講課,她很難得的沒有睡著。

 

 

因為她腦子裡想的,都是每一回她和涼睡在一起的畫面……

 

 

想知道他們為什麼一個禮拜有四天睡在一起嗎?

那就期待下一集吧w(遭毆#

 

 

─CONTINU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洢絲 的頭像
喬洢絲

碎琉璃。拾不起的碎片

喬洢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