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文字兄弟=最萌兄弟組合。

審神者點點頭,很滿意自己為這三兄弟起的稱號。

 

「主上,您的笑容有點詭異。」江雪一邊喝茶一邊覷著。

「呵呵,沒有這回事。」審神者很開心的笑著。

「……」江雪無語。

「對了,你的弟弟們呢?都去忙了?」

「恩,宗三去打掃庭院了,小夜在擦地板。」

「你看起來好像很閒,你去幫馬廄裡的馬遛遛腿吧。」

「……」

「你怎麼一臉就是不想去?」

「是的主上,我不想去。」

「……四花太刀就了不起嗎?可惡。」

江雪又喝了一口茶,突然想到什麼似地,走到本丸外,望著長廊。

「怎麼了?小夜不見了嗎?」

「我剛剛在想怎麼沒動靜,還真的不見了。」他蹙眉。

「會不會是去換水了?」審神者吃了口丸子,「去院子裡看看?」

「嗯。」江雪微微皺著眉頭,走出了本丸。

 

 

而此時的小夜,吃力的提著一桶水,把髒水倒進了溝渠裡,然後去井邊打水。

「啊,好高……」

小夜看著比自己還高的井,瞬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哥哥們都在忙……不想麻煩到哥哥……

 

他四處張望了一下,最後在長廊下找到了一個木箱。

「好,這樣就能站上去了。」

他扛起厚重的木桶,綁好了繩子,然後把木桶扔進了井裡。

見桶裡裝滿了水,他握緊粗厚的麻繩,吃力的想把木桶往上拉。

他腳下的木箱有些不穩,小夜著急的想趕快把木桶拉上來,結果整個人搖搖晃晃,看起來十分危險。

 

「小夜?」

 

是…是大哥的聲音!

 

小夜回過頭,果然看見大兄長,江雪走了過來。

「你在打水嗎?要不要幫你?」

「不用,我……啊!」

 

就在瞬間,小夜一個重心不穩,竟然整個人往井裡栽進去!

 

「小夜!」

 

江雪驚駭的叫著,一個箭步衝上去,跳進寬闊的井裡,一手抓著邊緣,一手抱緊了弟弟的嬌小的身軀。

「小夜!抱緊我!」

「大哥……!」

江雪見他還緊抓著捆住木桶的繩子不放,急道。

「快把桶子放了,我抱你上去!」

「可是……!」

「聽話,不然連我都會掉下去的!」

小夜一驚,趕緊聽話的放開了麻繩,沉重的木桶『噗通』一聲,掉進水裡。

江雪攀住井口邊緣的手微微使力,腳下一蹬,跳出了井口,落回草地上。

「大哥?小夜?」手上拿著掃把的宗三嚇了一跳。

「二哥……」小夜還窩在江雪的懷裡,瑟瑟發抖。

「宗三,你怎麼放小夜一個人去打水?」江雪皺眉,「他還那麼小,萬一剛剛沒有我在,他這樣栽進井裡會淹死的。」

「大哥,不要罵二哥,是我……」小夜驚魂未定,卻還擔心二哥宗三無辜被罵。

江雪低頭看向懷裡的弟弟,突然看見自己藍色的衣服上落了幾個血痕。

「小夜,你受傷了嗎?」

「我……嘶……」

他攤開小手,發現自己的掌心都被麻繩磨破皮,正在滲著血。

「宗三,快去拿藥來。」

「啊,好的。」

 

江雪抱著小夜回到本丸,審神者嚇了一跳。

「唉呀,小夜的手怎麼受傷了?」

「應該是被麻繩磨破了。」江雪抱著小夜,讓拿著醫藥箱的宗三清理傷口並包紮。

「痛……」生理食鹽水碰觸到傷口的疼痛,讓他忍不住瑟縮了一下。

「忍耐點,這樣傷才好的快。」江雪低聲道。

「好……」小夜乖乖忍住疼痛,讓宗三上好藥後,用紗布纏好了傷口。

「還疼嗎?」江雪摸摸弟弟的頭。

「……不疼了。」他搖頭。

雖然傷口依舊隱隱作痛,但他不想讓大哥擔心。

 

然而,慢半拍的知覺,現在才漸漸恢復。

掉進井裡的恐懼,此時一點一滴的湧上。

他揪緊大哥的衣服,嬌小的身軀開始顫抖。

江雪嘆了一口氣,抱緊了弟弟,輕聲道,「乖,沒事了。」

「我、我沒有哭……」

雖然這樣說,但他卻啪搭啪搭的掉下眼淚。

「嗯,你沒有哭。」江雪摸摸他亂翹的頭髮。

「我、才不害怕……」

雖然這樣說,但他卻全身發抖的像寒冬臘月。

「乖,你很勇敢。」江雪把弟弟抱進懷裡,有一下沒一下的拍著他的背。

感受著大哥寬闊的胸懷和體溫,小夜總算放下心,開始放聲大哭。

 

 

不知過了多久,哭累了的小夜,在江雪懷裡睡著了。

「這孩子,真是很可愛呢。」審神者搧了搧扇子。

「……請別把他派去出陣,他還小(LV.1)。」

「好的好的。」審神者一笑,「不過,被封為四花男神的你,也有這柔情似水的一面啊。」

「……主上請你安靜,小夜睡了。」瞪。

「好好好。」笑+櫻花朵朵開。

 

 

─CONTINU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碎琉璃。拾不起的碎片

喬洢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