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屋裡,審神者很認真地在購買文書用品。

最近本丸裡的進度上了軌道,出陣和遠征的次數越來越多,要上繳給政府的報告也越來越多。

對了,最近短刀們說想要認字,她得多買一點紙和鉛筆,啊還得多買一點小文具當獎勵,欸,她發現太刀們的字歪七扭八,得找個時間把他們集合起來練字……

 

「喔?主上買了很多文具呢。」

站在身邊的燭台切光忠,手上的籃子裡放滿了補充體力的肉類、蛋和米,以及各式大家愛吃的甜點。

「是啊,最近要上繳的報告好多,也要帶著大家練練字呢。」

她淺淺一笑,又拿了幾疊公文紙和一把鉛筆放進自己的籃子裡。

「那主上,我的字寫得還好嗎?」他指著自己。

「你的字還不錯。」跟其他人的鬼畫符比起來是好一點。她自己在心裡默默加了一句。

「啊,看來我的字跟我的人一樣帥氣呢。」燭台切光忠開心的笑了,很順手地撥了一下頭髮。

「噗哧。」她被他這樣耍帥的行徑給逗笑了,「光忠,你都買齊了嗎?」

「是的,都買齊了。」燭台切光忠檢查自己的籃子,「最近大家出陣次數多,容易感到飢餓和疲累,我就多買了一點食物。」

「啊,真是抱歉呢,最近因為歷史修正主義者肆虐,只好多派你們出去幾次了。」她歉然地搔搔頭。

 

出陣的次數多,受傷的人也多。

儘管她讓所有人都配上金裝,仍不免有人遇上檢非違使而受到輕傷。

幾個短刀孩子都很勇敢,受傷了也忍著不哭,當天手入完隔天又跑去遠征。

是該讓他們好好休息啊……她想著。

 

見她陷入沉思,燭台切光忠笑嘆,伸出手摸摸她的頭。

「主上,請您不要在意喔。」

「咦?」

她不解的抬起頭,看著他那只閃爍著金光的獨眼,流露出一股溫暖的神情。

「我們啊,都是為了阻止歷史修正主義者而被召喚到現世的。」

摸著她的頭的手,不由自主地落到她的肩上。

「歷史一旦被破壞,世界就會大亂,所以我們很努力地想要維護唷。」

燭台切光忠一貫的帥氣笑容,讓她心一暖,稍微放下了心。

「而且,主上您是最辛苦的呢。」他偏了偏頭,「我們身為刀劍,上戰場殺敵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但您成天面對那一大堆的紙和文字,感覺就是個又悶又吃重的工作啊。」

聞言,審神者噗哧一笑。

「只要有你們跟我一起努力著,我就不覺得辛苦唷。」她走向櫃台,「來結帳吧,大家肯定都餓壞了,等著你的好手藝呢。」

「是。」他點頭,看見主上的籃子裡滿滿的文具,「主上妳買好多東西啊,亂花的話我是不會借妳錢的。」

審神者失笑,敲了一下他的頭,「說這什麼呢,還不是為了教你們大家練字,我才買那麼多紙和筆。」

「主上要教我們練字嗎?」他揉了揉被敲疼的太陽穴,疑惑問道。

「是啊,不然你們每次寫戰績報告,字歪七扭八的,可不能呈給政府啊,我每次都要幫你們重騰一遍,很累的。」

「你們主上是個很認真盡責的審神者呢。」

萬屋的老闆是一個年邁的老爺爺,笑呵呵地說著。

「許多審神者都只是公事公辦,但你們主上卻是很用心地在照顧你們的。」

「唉呀,老闆別說了,這都是我分內的事情。」

「丫頭啊,妳那麼認真負責,得多吃點補補身體,來,這是我家婆娘自己燉的雞湯,給妳帶回去喝,妳太瘦了,得多補補才行。」

「替我謝謝老闆娘,她的手藝很好,每次都很想念她的湯呢。」

 

聽見這番對話,燭台切光忠愣了愣。

是的,主上真的對大家很好,好的沒話說。

短刀們平時都愛跟她撒嬌,連冷漠的小俱利都對她很有禮貌。

長谷部那傢伙就不用說了,只差沒在胸口刺上「主命」二字顯示忠誠。

 

他以為,所有審神者都跟她一樣認真盡責。

原來,並不是每一個審神者都會這樣,對待他們這些付喪神嗎?

 

「妳的東西我幫妳用防水的袋子包好吧,現在天氣有點陰,恐怕是要下雨了呢。」

「好的,謝謝您。」

「湯記得拿好啊,我家婆娘還說要再多給妳做些補品呢。」

「啊,那多不好意思……」

「不會不會,妳們為了世界的安定如此努力,當然得多幫幫妳們啊。」

 

聞言,燭台切光忠有些不滿的皺了皺眉。

在本丸裡都是他在掌廚,他燉的雞湯主上也說很好喝啊。

他很想跟老闆說,他會好好幫主上補身體的,可是這樣很沒禮貌……

他也說不清楚,自己為何心情如此複雜。

他只是不想看到,主上對其他人的料理讚許有加的神情……

 

這時,審神者輕輕笑,抬頭看了一下身邊的燭台切光忠。

「主上?」他不解。

「真正努力的,是他們啊。」她淺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能做到的也只有安排出陣,真正上場殺敵、維護歷史的,是他們呢。」

「主上,您、您過獎了。」面對主上的稱讚,他有些不好意思。

「你們的認真,這丫頭都是看在眼裡的。」老闆呵呵笑,「今天你們買的東西,我都給妳們打個折吧!」

 

 

 

 

於是,兩人抱著大袋大袋的生活用品和食物,準備要啟程回到本丸。

走到一半,天空竟滴滴答答的下起雨來。

「這附近能躲雨嗎?」

審神者擔憂的抱緊了懷中的物品,四處張望著。

「主上,那裏有個涼亭!」

燭台切光忠趕緊扶著她,奔向不遠處的涼亭躲雨。

 

到了涼亭,她放下了手上的購物袋,拂去衣服上的水珠,但衣服都已經被雨水給打溼了,冷的她直打顫。

燭台切光忠見狀,也放下了手中的大袋子,然後脫下了自己的運動外套,披在審神者的身上。

「咦?光忠,你這樣會冷的……」她想拒絕,卻被他又強迫穿上。

「這點冷沒有關係,倒是主上您不能感冒了。」他帥氣的笑了笑,「這件運動外套防水呢,所以一點都沒有淋濕,可以溫暖主上的。」

「謝謝……」她吶吶道,臉頰有點紅,下意識地搓了搓冷冰冰的手。

「主上還是會冷嗎?」見她搓著手,燭台切光忠不假思索地脫下了手套,讓自己溫暖的大掌摩搓她的手掌。

審神者被他這個舉動嚇了一跳,但他的手又大又溫暖,實在讓人不忍心放開。

 

突然間,她看見了他手背上,暗沉又粗糙的皮膚。

那是,他在關東大地震中被燒毀時,所留下來的傷痕嗎?

這就是他,一直都帶著手套的原因嗎?

 

 

「抱歉,我的傷痕不好看,嚇到您了。」燭台切光忠發現主上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的手背上,連忙縮了手。

「怎麼會?」審神者輕輕握著他的手,抬起頭,微笑,「只要是光忠,都很帥氣喔。」

「這傷痕,不好看……」他囁嚅著,「這樣太不帥氣了……」

「別輕賤自己啊,光忠。」她握緊他的手,認真地望著他,「無論是什麼樣的傷痕,都象徵著你的經歷,也表示你很勇敢的走到了現在啊。」

 

燭台切光忠望著主上認真的神情,心跳快了幾分。

以往如此介意自己的傷痕,不管內番出陣還是洗澡睡覺,他幾乎不願意脫下自己的手套。

他的眼罩也是,為了遮掩難看的燒傷,他想盡辦法掩飾自己。

但是,主上說,這些傷痕都是自己過往的經歷,都是勇氣的象徵?

 

「這傷,還會疼嗎?」她擔憂的握緊他的手。

「不會。」燭台切光忠輕聲道,金色的眼裡閃爍著不知名的情緒,「但是現在,很疼……」

審神者聞言,露出了心疼的笑容,低下頭,輕輕吻了他燒傷的手背。

像是觸電一般,燭台切光忠渾身一顫,下意識握緊了主上的手。

 

這樣難看的燒傷,主上您竟……

 

「希望這樣,你的傷就不疼了。」她淺淺一笑,清秀的笑容在此刻絕美不已。

燭台切光忠沒有說話,只是使勁一拉,把審神者拉進了自己懷裡。

「光、光忠?」

「很抱歉對您無禮,但請讓我這樣抱著您一會兒。」

「……」

「……我現在的臉,可不能讓您看見。」

審神者悄悄地在他懷中抬起頭,看見了他泛紅的耳背,甚至一路紅到脖子去了。

真可愛。她在心裡輕笑,也伸出手,圈緊了他的腰。

感受到她的擁抱,燭台切光忠更是用力地把她按進了自己的懷裡。

 

 

 

好一會兒後,雨聲漸漸停歇。

涼亭裡的兩人,還依舊擁抱在一起。

「光忠,雨停囉。」她輕柔地拍拍他的背。

「……嗯。」似乎是有點不甘心地,他鬆了環抱住她的手。

揪著他的外套,她輕輕一笑,「你的外套和懷抱,都很溫暖呢。」

眼前的人兒露出這般毫無防備的笑容,讓燭台切光忠有些把持不住。

 

主上,我雖是刀劍的付喪神,但現在卻是擁有凡身的人類啊……

 

他低下頭,在她的驚呼之下,封住了她軟嫩的唇。

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可以這樣做,但他的身體卻下意識做出了這樣的舉動。

 

主上的唇,又軟、又嫩、又甜。

讓人,愛不釋口。

 

「光忠……唔!」

 

聽見她的呼喚,他又把她摟回懷裡,急切地吻著她。

她的喘息聲漸漸高亢,他的舔舐吮吻也愈來愈深入、愈來愈猛烈。

 

不行。

停不下來。

她太過甜美、太過誘人、讓他渴望地幾乎發狂……

 

 

「一期哥,這是主上的馬耶。」

「所以主上他們在這裡避雨嗎?」

「應該是,我們進去看看好了。」

「主上,光忠殿,你們在裡面嗎……咦?」

 

一期一振和鯰尾藤四郎走進涼亭一看,愣住。

 

燭台切光忠抱著主上,主上身上則是披著他的內番外套。

兩人的臉都泛著異樣的紅,很像剛做完什麼壞事被抓包。

審神者把臉埋在燭台切光忠的懷裡,害羞得抬不起頭來。

 

但對現世尚不了解的一期一振和鯰尾藤四郎而言,他們完全感覺不出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主上,光忠殿,我們擔心雨很大所以來接兩位了。」一期一振笑的溫和。

「主上,這些是您買的東西嗎?我來幫您拿。」鯰尾藤四郎很勤奮的抱好東西。

 

面對兩人的無感,燭台切光忠和審神者暗自鬆了口氣。

「走吧,一起回去。」審神者淺笑,離開了燭台切光忠的懷抱。

一期一振和鯰尾藤四郎把東西放上馬背,盡責地牽著馬匹往前走。

而走在後頭的燭台切光忠和審神者,則是悄悄地牽起了彼此的手。

兩人對望了一眼,她則露出了惹人憐愛的可愛笑容。

 

於是,燭台切光忠又低下頭,在她的唇瓣上落下了一個短促卻深情的吻……

 

 

 

「主上。」

「嗯?」

「以後,能請您只喝我燉的湯嗎?」

「……呵呵。」

「您在笑什麼呢?」

「別說是湯,我連飯菜和點心都只會吃你做的。」

「……!」

「光忠,你臉紅了嗎?」

「主、主上您別看,這樣一點都不帥氣啊!」

 

 

 

─THE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碎琉璃。拾不起的碎片

喬洢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ynthia  Wang
  • 嗚哇哇第一次看見刀x女審的文耶好甜喔ww我也超愛光忠的啦!!
    然後昨天微博上面有人發了刀劍亂舞炫爛圖簿的一些內頁,光忠身高有186喔喔喔喔喔!
  • 完美的身高XDDD
    之後會有光忠和女審的長篇故事,敬請期待唷!

    喬洢絲 於 2015/08/15 15: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