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主上呢?」

「你沒有看到主上嗎?」

「我發現放在門口的戰績報告都沒動過,才發現主上不見了。」

「大將該不會又亂跑了吧?」

「該不會是鶴丸殿又跟主殿說了什麼……」

「喂,我才沒有呢!」

 

眾人七嘴八舌地討論,又是嘆氣又是擔憂。

就在此時,三日月宗近走了過來,不解地看著一群圍在主上房間門口的人。

「各位,發生了什麼事呢?」

聽見他的聲音,眾刀男回過頭,連忙跟身為近侍的他說道。

「爺爺,主上不見了。」

「吃飯時間都過了,主上也沒有來用餐。」

「三日月殿,請問您有看到主殿嗎?」

 

聞言,三日月宗近呵呵笑了幾聲。

 

「主上啊,大概在本丸的某棵樹上呢。」

 

 

 

 

此時,有一個少女,正趴在一棵樹上,研究著鳥窩裡的雛鳥。

「好小呢。」她摸摸連眼睛都還沒睜開的小雛鳥,「皺巴巴的又醜醜的。」

雛鳥們餓壞了,嘰嘰喳喳的哭鬧著,但鳥媽媽還在覓食還沒回來。

「怎麼一直哭呢?」她疑惑地捧起其中一隻,摸摸牠的頭,「乖乖,不哭了唷。」

小雛鳥依舊嘰嘰喳喳地哭鬧,甚至啄了她的手指一口。

「疼!」她痛呼一聲,趕緊把小雛鳥放回鳥巢裡。

這時,鳥媽媽回來了,鳥喙上叼了了好多隻又肥應大隻的蚯蚓,準備餵飽這些嗷嗷待哺的小雛鳥。

「原來小鳥兒是這樣吃東西的。」她頗有興味地研究著,「吶吶,蚯蚓好吃嗎?」

 

……當然鳥兒是不會回答這個問題的。

 

「主上!」

「主殿,您在樹上很危險啊!」

「大將,大夥兒找您好久了。」

「主上,您要爬樹也別忘了吃飯啊。」

 

「你們怎麼又跟過來了?」

少女看了看樹下的那群人,忍不住唉聲嘆氣。

 

「主上您趕快下來吃飯吧!」

「我們還有戰績要跟您報告呢!」

「大將,您下次要爬樹,讓岩融大哥或太郎大哥抱您上去吧。」

「主上……」

 

刀劍男士們的七嘴八舌讓她頭疼不已。

「好啦好啦,我下來就是了。」她嘆了口氣,依依不捨地望了最後一眼可愛的鳥兒後,準備往後爬下去。

 

沒想到,她卻在此時踩空。

 

「主上!」

「主殿小心!」

「啊!」

 

她害怕地閉上眼睛,等待疼痛來臨。

但是,她卻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裡,沒有傷著半分。

 

「主上,您真是讓人放心不下啊。」

 

一個戲謔的聲音自頭頂傳來,她小心翼翼地睜開了眼睛。

三日月宗近,五花太刀,天下五劍之一,她的近侍,正面露微笑,七平八穩地抱著她。

 

「主上,有受傷嗎?」

「好險三日月殿動作夠快呢。」

「大將,妳下次來跟我們學爬樹啦,真是的。」

 

刀男們的七嘴八舌簡直堪比菜市場的媽媽桑,念的少女頭疼,讓她忍不住嬌喝一句。

「好了好了,你們都給我幹活兒去,誰再擾我,今兒個就不准吃晚飯!」

結果不能吃飯的威脅效力強大,刀劍們一哄而散,只剩下她和還抱著她的三日月宗近。

「宗近,放我下來啦!」她槌槌他的胸口。

「不成。」他搖頭,就這樣抱著他轉過身,走進本丸。

「不成什麼?我是主上,我叫你放我下來!」她氣呼呼地下令。

「您的腳扭傷了,若放您下來自個兒走,恐怕傷勢會更嚴重。」三日月宗近笑咪咪的說著。

「咦?你怎麼……」少女一愣,「你怎麼知道我的腳扭傷了?」

「我是您的近侍,您的一舉一動,我都看得清清楚楚。」他收緊了抱著她的手,「您請別亂動啊,爺爺我老了,要是閃了腰就不好了。」

「你最好是會閃到腰,你老是老在年代,才不是人身呢。」她冷哼,但還是乖乖抱緊了他。

三日月宗近見她乖乖安分了,嘴角勾起一抹迷人的淺笑。

 

 

                               

 

 

「我不要吃這個!」

「主上,請您別挑食啊。」

「不要嘛!」

 

晚餐時間就要結束,吃飽的大家都各自去休息了。

然而,坐在少女身邊的燭台切光忠無奈地把青椒推回來,「主上,您不能挑食啊,要給短刀孩子們做榜樣呢。」

「不要不要嘛!」少女嘟著嘴巴。

「那我只好請三日月先生來囉?」燭台切光忠挑起單邊眉毛。

「光忠你怎麼可以用威脅的!」少女氣的跺腳。

「因為您只聽三日月先生的話,我就只好這樣了。」燭台切光忠聳肩。

「主殿,挑食是不好的。」一期一振在旁邊很溫柔的說著。

「我不喜歡那個味道嘛!」少女哭喪著臉。

這時候,一個藍色的身影晃過來。

「我聽到了唷。」三日月宗近坐到她身邊,微笑。

「三日月先生,主上就交給你了。」燭台切光忠笑了笑,轉身就去收拾廚房。

「主上勇敢一點唷。」一期一振摸摸她的頭,也轉身去陪弟弟們了。

 

然而,少女瞪著那些剩下來的青椒絲,不發一語。

「主上,挑食是不好的。」三日月宗近柔聲道。

「我不喜歡嘛……」她沮喪的趴到桌上。

「您挑食會長不高喔。」他故意道。

「才、才不會呢!」少女不甘心的嘟嘴。

「而且會變醜。」他又道。

「才不會呢才不會呢!」少女乾脆背過身不願意看他。

「主上,這只是些青椒絲,而且經過光忠調味後,已經沒有青椒的味道了。」三日月宗近幾乎是誘哄般地,「您吃吃看就知道了。」

「你一定又在騙我……」少女氣餒地咕噥著。

「您吃一口就好,我沒騙您的。」三日月宗近還幫她把青椒絲盛到一匙,湊到她嘴邊,「不好吃就吐出來,嗯?」

少女癟著嘴,小聲道,「吃了就會長高嗎?」

三日月宗近笑著點點頭,「會的。」

少女又問,「吃了也會變漂亮嗎?」

三日月宗近依然笑著,只是眼裡的笑有點詭異,「保證您一定會跟我一樣美的。」

聞言,少女冷哼,「天下五劍就囂張了。」

「您再不吃,真的會變矮誘變醜囉。」三日月宗近無辜道。

「好啦,我吃就是了。」

少女深呼吸一口氣,吞下那一大口青椒絲。

瞬間,濃濃的青椒苦味在嘴裡蔓延,少女眼睛霎時睜圓,張口想要吐出來,三日月宗近卻搶在她張口前,用手抵住她的下顎,不讓她開口。

「唔唔唔唔唔唔唔───」

三日月宗近無視她的怒瞪,只是用美的讓人難以直視的眼睛望著她。

少女苦到臉都脹紅了,為了減輕苦楚,不得已只好硬是吞下了那口青椒絲。

「咳咳咳咳───」

她不斷地嗆咳著,差點連自己的肺都咳出來了。

「喝點茶,歇會兒。」三日月宗近神色自若地拍拍她的背。

「你、你、你騙我!」少女苦的眼眶泛淚,「你這個、糟老頭!」

「我是為了您的身體著想。」三日月宗近無辜地撇清。

「很苦、很苦!你明知道我不喜歡還逼我吃……嗚嗚嗚……」

 

委屈又難過的她,這回是真的哭了。

 

「至少您吃完了,也沒有浪費食物啊。」三日月宗近輕聲道,「您很棒的。」

「我不要這種棒嘛……」少女胡亂抹抹眼淚,哭得很淒慘。

「乖,不哭了,我帶您回房間好嗎?」他用他寬大的袖子替她拭淚。

「嗚嗚……」雖然意義不明,但她還是點了點頭。

三日月宗近露出淡淡的寵溺笑容,把她打橫抱起,緊緊地摟在懷裡。

「你不是說、會閃到腰嗎?」她一邊抽噎一邊道。

「那是逗您的。」他輕聲道,「主上,我雖生為刀劍,現在卻是個男人啊。」

少女沒有再回話,只是摟緊了他的脖子,把臉埋在他的胸膛上。

三日月宗近一笑,悄無聲息的在她的髮漩上落下一吻。

 

 

雖生為刀劍,現在卻是個男人。

主上,我不介意等您慢慢長大的。

 

 

─CONTINU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碎琉璃。拾不起的碎片

喬洢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