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她只有七歲。

身為初始刀的山姥切國廣,總是會牽著她,在本丸裡散步。

 

「切國,抱抱。」

「是。」

 

山姥切國廣點頭,伸出手抱起她,很小心的沒有弄疼她。

 

「主上,您今天還有日課沒有做完。」

「唔……鍛一把新的刀嗎?」

「是的,刀匠還在冶煉房等您。」

「那走吧,我們去鍛刀。」

 

小女孩嘟著紅豔豔的唇兒,伸出白嫩的手指。

山姥切國廣點頭,抱著她走去找刀匠大叔。

 

 

「您來了。」刀匠笑著幫她開了門。

「熱熱的。」她用小手搧著風,被冶煉房裡的高溫,烘的小臉蛋熱呼呼的。

「因為這裡有火爐。」山姥切國廣輕聲道。

「切國,幫我一起搬素材。」她拉拉他的袖子。

「是。」他點頭,跟在她後頭,幫她搬起玉鋼和砥石等比較重的材料。

一切準備就緒後,刀匠開始鍛刀。

「這裡很熱,您是否要回到本丸等呢?」山姥切國廣幫她擦汗。

「不要,我想看。」小女孩坐在旁邊的小椅子上,牽著他的手,晃著一雙胖嘟嘟的腿兒,滿心期待的看著刀匠大叔很熟練的鍛刀。

 

一會兒後,刀匠回過頭,詢問她,「主上,您是否想要使用手伝禮呢?」

「唔……」她有點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新刀,於是點點頭。

「是。」刀匠應聲,大手一揮。

 

一道耀眼的光芒從熔爐裡綻放,小女孩不適地閉上眼睛,山姥切國廣盡責地替她擋光。

刀匠大叔看著那抹身影,挑起粗濃的眉,「主上,您運氣真是好呢。」

光芒漸漸減弱,小女孩拉下山姥切國廣的手,怯怯地看著那個突然多出來的人。

 

那人有著一頭青綠的髮,金色蜂蜜般的眼睛,穿著黑底金花紋的軍裝,右肩上還有繡著粟田口家紋的披風。

 

「你是……」山姥切國廣愣了一下。

那人露出了一抹溫柔的微笑,走上前,單膝跪在小女孩的面前。

「我是一期一振,是唯一一把出自栗田口吉光之手的太刀。」他清脆的聲音相當好聽,臉上的笑容也是和煦的像陽光一般,「主殿,請多指教。」

「一期?」她眨眨眼睛。

「您也可以這樣稱呼我。」他輕笑。

她開心的跳下椅子,「一期,我叫做……」

「主上!」刀匠立刻喝止,低聲道,「不要忘記身為『審神者』的規則。」

小女孩僵住,燦爛的笑容頓時消失。

「主殿?」一期一振不解地問。

「我、我……」不到一秒的時間,小女孩立刻歛了眼裡的愁容,笑的陽光可愛,「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審神者了,請多多指教喔!」

「是的,主殿。」一期一振笑彎了溫柔的眼。

山姥切國廣雖然沉默地站在旁邊,但嘴角也有著幾不可見的微笑。

 

 

                               

 

 

然而,時間過去一個多月了。

小女孩發現一期一振是個名符其實的,弟控。

許多粟田口家的短刀們來報到了,每個都圍著他喊一期哥。

像現在,是吃飯時間了,一期一振被一群短刀包圍著走去飯廳。

小女孩坐在近侍石切丸的肩膀上,看著這副景象,有點鬱悶地揪著美麗的櫻色和服外掛。

「主上為何面露愁容?」石切丸輕笑,「有什麼煩惱嗎?」

「一期有好多弟弟們呢。」她嘟著紅豔豔的小嘴兒,「而且每天都要排隊晚安親親。」

「主上也想要晚安親親嗎?」一旁走過來的青江淺笑。

「才、才沒有呢!」她小臉脹紅,抬起腳踹了青江一下。

「那主上為何看起來不開心呢?」石切丸拍拍她的頭。

「我沒有不開心。」小女孩硬挺起背,燦笑著,「吃飯去,我好餓呢。」

 

 

晚餐後的點心,是她最喜歡的三色糰子。

因為一人只有一串,她依依不捨地細嚼慢嚥,巴不得一串能吃一輩子。

「一期哥,人家還想吃一串。」平野藤四郎拉拉一期一振的袖子。

「不成喔,甜食不可以吃太多。」一期一振溫柔地摸摸弟弟的頭。

「可是這個糰子好好吃唷。」亂藤四郎甚至拼命舔盤子上的糖液。

「小亂,這樣不好看。」一期一振失笑。

弟弟們七嘴八舌地跟他撒嬌著,一家子和樂融融,讓人感到溫馨不已。

小女孩覷了一眼,把頭撇回來,小聲道,「其實,我也還想吃一串呢……」

她鬱悶地放下空竹籤,打算回房間去把剩下的公文看完。

在她離開之前,一期一振抬起頭,望著那個纖弱的背影,若有所思的眨了眨眼睛。

 

 

                               

 

 

夜晚,小女孩吃力的繼續跟公文奮戰。

她生來擁有強大的巫力,因此被培養成巫女、被培養成審神者,與歷史修正主義者搏鬥。

但是,她現在才七歲,雖然有著超人的靈力,認字方面卻還是緩慢。

她疲累地趴在桌上,覺得眼睛酸澀的很。

「好累……」她小聲咕噥著,「我也好想、當個普通的孩子……」

 

但,這只能是妄想。

 

她揉揉眼睛,繼續握著筆批閱戰績報告和遠征報告。

然而,她卻不知道,外頭有一個青色的身影,聽著她疲累的嘆息,默默地守候。

 

 

當月亮高掛夜空時,她總算把一整天的文件看完了。

她很用力地嘆了口氣,顫抖著雙手抹抹臉,直接躺到地上去。

「主殿,我進來了。」

「欸?」

小女孩還沒反應過來,就看見拉門被打開,一期一振手上拿著一個籃子走了進來。

「您要就寢了,是吧?」他微笑。

「痾,嗯。」她愣愣的點頭,「但,你怎麼會在這裡……」

「今夜是我上夜,明天起我將擔任您三天的近侍。」一期一振回答。

「欸,對吼。」小女孩摸摸耳朵,疲累的放棄思考。

一期一振見她累得快昏倒了,不再多說,從籃子裡拿出一條溫熱的毛巾,輕輕的幫她擦臉。

「我可以自己來……」不習慣被別人服侍的她,想推開他的手。

「請讓我來。」一期一振很堅持。

「……好吧。」她放棄。

一期一振露出溫柔的笑容,從籃子裡拿出一個小盤子,小女孩頓時眼睛一亮。

「三色糰子!」小女孩興奮地捧起來,「你怎麼會有?」

「我把我今天的點心留下來了。」一期一振露出有些疼寵的笑容,把食指抵在唇上,「主殿,這是秘密,還請您對我的弟弟們保密。」

小女孩開心地猛點頭,「我會的,我會保密的。」

一期一振笑了笑,坐到她身後,替她鬆開束的緊緊的雙馬尾,替她梳著頭髮,按摩按摩頭皮。

「好舒服……」小女孩一邊吃著三色糰子,一邊舒服地閉上眼睛。

「這樣按摩,您也會比較好睡。」他輕聲道。

「一期,你也會這樣幫你的弟弟們按摩嗎?」她轉頭問道。

「不會。」他微笑,「因為只有您有綁頭髮。」

「唔?也是呢。」她繼續嚼著丸子,但聲音裡卻透露出一點點的失望。

「以後,當我擔任您的近侍時,我都這樣幫您按摩,好嗎?」他問道。

「好!」小女孩頓時又開心了。

 

 

當她換好衣服、刷完牙後,她要準備睡覺了。

一期一振幫她蓋好被子,準備要走出去。

「那個,等等。」小女孩捉住他的袖子。

「主殿有什麼吩咐嗎?」他立刻坐好。

「我、我是想說。」她臉頰微微地紅,「我、我也可以有、有晚安親親嗎?」

一期一振先是訝異了一下,隨即露出溫柔的笑容,「當然可以。」

 

他低下頭,輕輕地在她那光潔的額頭上,落下一個輕巧又充滿愛憐地吻。

她閉上眼,悄悄地閉上了水靈的大眼睛,感受著那雙薄唇的觸感與溫度。

 

「晚安。」他摸摸她的頭,笑的溫柔。

「……嗯。」她閉上眼睛,感受著他的拍撫。

 

 

這一夜,小女孩入睡時,她臉上掛著幸福的微笑。

但是,有誰知道,這個笑容,卻隨著年復一年,逐漸地消失……

 

 

 

─CONTINU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碎琉璃。拾不起的碎片

喬洢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