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女人,憤恨地在房間裡瘋狂地摔東西。

伴隨著物品的碰撞聲,是一陣陣尖銳地怒罵和尖叫。

 

「妳憑什麼!」

「妳不就是個幹八大行業的女人!」

「妳憑什麼搶走新堂雨龍,搶走我看上的男人!」

「新堂學長是愛我的,他絕對是愛我的!」

「妳這個不要臉的女人,我會讓妳付出代價的!」

 

那個女人,正是喪心病狂的伊藤亞紗。

 

「妹妹,這麼生氣,又是為了那個男人嗎?」

一個英俊的男子站在門邊,嘴上噙著邪氣的笑容。

「哥哥,你要幫我!」伊藤亞紗奔過去,又哭又叫地訴苦,「我討厭那個女人,那個霸佔著新堂學長的女人!」

「好好好,哥哥替妳把她解決掉。」英俊男子摸摸妹妹的頭,黝黑的眼裡浮現嗜血的火光。

 

 

 

 

這一天下午,夏目花耶來到了一個頗具盛名的私立小學。

正值放學時刻,許多家長來接小孩回家,周遭亂哄哄的,許多導護老師趕緊指揮著交通。

 

「姊姊!」

 

一個有活力的呼喚,伴隨著一個暴力的撲撞。

她還沒來的及反應過來,就被一個小小的人影給撞倒。

 

「老天,你這孩子怎麼老是這麼暴力。」

 

夏目花耶齜牙咧嘴的揉揉跌疼的屁股,但依舊抱緊了懷中的小男孩。

小男孩有些不滿又有些得意的抬起頭,哼哼笑著。

 

「哼哼,姊姊才是呢,不是都大人了,怎麼那麼容易就被我這樣的小孩撞飛呢?」

 

他是夏目琴生,夏目時生和佐久間依依的小兒子,也就是花耶的弟弟。

整整15歲的年齡差距,讓花耶和琴生之間的相處,比起姊弟還不如說更像母子。

「姊姊,今天你怎麼一個人來?雨龍哥呢?」夏目琴生四處張望,怎麼沒看見姊姊的護花使者?

「他今天有事,去斯特拉了。」夏目花耶摸摸他的頭,淺笑,「餓了吧?帶你去黑貓,耀今天滷了一鍋好吃的五香牛肉呢。」

「好!耀哥做的菜最好吃了!」夏目琴生猛點頭,「比起妳煮的,耀哥的手藝簡直是天神境界……嗚噢!」

夏目花耶揚著燦笑,很不客氣的揍了弟弟的腦袋一拳。

被老姊痛揍一頓的夏目琴生不服氣地嚷回去。

 

「姊姊妳太暴力了,我要跟媽媽說!」

「就知道找媽媽,你頂著這張跟老爸一樣的臉,她不被你騙的團團轉才怪!」

「我告訴妳,這叫做種族優勢!」

「什麼鬼種族優勢,你一斤肉賣多少我瞧瞧?」

「姊姊快住手不要在校門口脫我衣服噢噢噢噢噢噢───!」

「渾小子,想跟你姊我鬥,下輩子吧!」

 

這時,有個小女孩,怯怯地縮在校門後面,看著兩人的互動,眼裡有著一絲絲羨慕。

「小亮?」夏目花耶首先注意到她的視線。

小女孩,也就是一二三亮,聽見花耶的呼喚,又縮回了校門後面。

「小亮,來啊。」夏目琴生咚咚咚跑過去,牽起她的手,把她拉了過來。

「小亮,今天是誰來接妳呢?」夏目花耶笑著摸摸她的頭。

「……四宮叔叔……」一二三亮看著她,怯怯地道。

「小亮,妳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黑貓呢?今天耀哥哥有煮好吃的唷!」琴生晃晃她的手。

小亮有點心動,但一想到黑貓容易遇到自己的姊姊,就有點退卻。

見到她猶豫的樣子,知道一二三家三兄妹之間的問題的花耶,疼愛地摸摸她髮上的大緞帶。

「小亮乖,今天小雪有跟我說,她會很晚才來黑貓,今天是涼在,妳不用擔心。」

「……好。」她點點頭,卻又擔心起來,「那,四宮叔叔……」

此時,神出鬼沒的四宮來到三人身邊,有禮的鞠躬。

「二小姐請放心,四宮已經知道了,還請您務必跟著涼少爺一起回家。」

「好的。」她點點頭,向來不安的眼裡綻出了喜悅的神情。

「好了,我們一起去黑貓吧。」夏目花耶笑嘻嘻地,一手牽著一個孩子,準備帶他們回黑貓了。

 

沒想到,她才轉過身,卻碰上一個最不想看見的人。

 

「唷,妳看起來很悠閒嘛。」伊藤亞紗不懷好意的走到她面前,露出妖豔的笑容。

然而,夏目花耶直接了當地翻了個白眼,大嘆一口氣。

「伊藤小姐,請問有事嗎?我要帶孩子們去吃飯,時間很趕。」

「怎麼?新堂學長的青梅竹馬這麼不近人情,連話都不肯跟我說嗎?」她撥了撥頭髮,「不過也是呢,妳這種身分,的確是不配跟我說話。」

「妳這個胸大無腦的蕭雜某,可以不要擋我的路嗎?」夏目琴生冷哼,「我很餓,我要去吃飯。」

「你、你這個小鬼,你剛剛說什麼?」伊藤亞紗氣的臉都歪了。

夏目琴生露出調皮的笑容。

「我說,妳這個矽膠胸部又豆腐腦袋的死人妖,不要擋我的路,我很餓要去吃飯,不要害我倒胃口!」

他喊得很大聲,周圍許多路人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一二三亮縮在夏目花耶身後,忍不住小小聲地說,「妳的衣服不好看,顏色都配錯了。」

「妳!妳這個死丫頭,給我閉嘴!」

伊藤亞紗連續被兩個小孩氣得翻臉,張牙舞爪的想要打他們。

夏目花耶又翻了個白眼,伸出手,用一招小擒拿術就把她撂倒了。

夏目琴生也不落人後,咚咚咚跑過去踢了她的屁股兩腳。

一二三亮比較膽小不敢上前,但也很捧場地皺皺嘴,對那個蕭雜某吐吐舌頭。

「夏目花耶,妳給我記著,我一定要讓妳這個酒家女知道我的厲害!」

伊藤亞紗憤恨地爬起來,扭腰擺臀的離開現場。

 

完全放錯重點的夏目花耶,嘖嘖搖頭地看向自家弟弟。

 

「你那些話是誰教你的?看你罵得很順口。」

「如果妳有體會過被一堆年老色衰又飢渴的女人們圍繞著捏臉妳就會罵了。」

「……你下次不准再跑去牛郎店玩了。」

 

 

 

 

夏目花耶開著車前往黑貓,兩個孩子坐在後座玩得很開心。

此時,她的電話響了,她按下藍芽耳機。

「花耶,妳在黑貓嗎?」是剛在斯特拉開完會的新堂雨龍。

「我去接琴生和小亮,等等要去黑貓。」她笑,「你也要去黑貓嗎?」

「恩,現在要過去了,等會兒見,開車小心。」他叮嚀著。

「知道知道,又不是小孩子了。」她翻了個白眼。

「姊姊,後面的車有點奇怪!」夏目琴生突然大聲說道。

她警覺地看向後照鏡,發現後面有三輛黑色的超跑一字排開的跟在她的車子身後。

「花耶,怎麼回事?」新堂雨龍也聽見了琴生的聲音。

「遇到麻煩了。」夏目花耶抓緊方向盤,「琴生,小亮,繫好安全帶趴下!」

才剛說完,其中兩台超跑就來到了她的車子兩側,開始用力撞擊她的車身。

「琴生!抱好小亮,坐穩了!」

「好!」琴生把渾身發抖的小亮抱得緊緊的。

夏目花耶眼睛微瞇,換了踩下油門,技術嫻熟地鑽過車陣往前直衝。

「花耶,怎麼回事!」電話那頭的新堂雨龍語氣急切。

「雨龍,現在有三輛改造過的黑色超跑在追我,他們……唔!」

一陣玻璃碎裂的聲音,伴隨著槍響,夏目花耶只覺得肩膀傳來火辣辣的疼痛。

琴生護住小亮,不讓她被玻璃碎片弄傷。

「妳中槍了?」聽見槍響,新堂雨龍更著急了。

「擦傷而已,不礙事。」夏目花耶很冷靜,「我的車上還有琴生和小亮,我不能跟他們硬幹,我會通知在黑貓的人來幫我。」

她空出手按下一個黑色的貓形按鍵,這個按鈕可以通知在黑貓VIP室裡的夥伴們她有危險,也可以進行定位和通話。

「好,我現在立刻開車過去,多撐五分鐘!」

「哼,不要小看我了。」夏目花耶揚起自信的笑容,「他們最好要追得上我的車尾燈。」

她左手換檔,右手旋過方向盤,猛轉了個大彎,直接逆向衝向那三台超跑。

然後,瞬間加速,直接開上了某輛超跑,硬是壓了過去,接著變換車道揚長而去。

「姐姐,幹的好!」琴生歡呼。

「別急著歡呼,還沒結束。」夏目花耶面色凝重地看著照後鏡裡映照出的超跑,刻意繞進了小巷子,避免他們朝無辜的人群開槍。

「花耶,我跟悠一和凪在路上了,妳多撐一會兒。」桐生耀插入通話

「我已經開啟定位了,你們應該可以看…到……」

突然弱下的聲音,讓正趕過去的眾人心驚。

「花耶,怎麼回事?」新堂雨龍一邊開車,一邊覺得自己的手在發抖。

 

夏目花耶看向後照鏡,握著方向盤的手緊了緊。

她看見後車廂的蓋子上,扣上了一枚小型的炸彈。

根據她的分析,威力不大,要是引爆,她受點衝擊無所謂,她對她的車技有信心,但琴生和小亮就坐在後座……

而且,她不能波及到無辜的民眾,這是斯特拉的鐵規!

她想起前方有一個廢棄的建築正在等待拆除,於是下定了決心。

 

「琴生,去幫我看炸彈還有多少時間!」她頭也不回地喊著。

「好!」琴生先是拍拍害怕得直發抖的小亮,然後很勇敢地爬了起來,望了一眼炸彈。

「姊姊,只剩42秒了!」他驚駭地大喊。

「天!」通話那頭的月城悠一大驚,「小花,我這裡趕不上!」

「花耶,妳有辦法嗎?」新堂雨龍急切地問。

夏目花耶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大喊。

「琴生,小亮,解開安全帶!」

「姊姊?」夏目琴生呆滯,通話那頭的男人們全部驚愕不已。

「沒有時間了!」她急道,「把後座的毯子攤開,包好你們兩個,到前座來!」

新堂雨龍頓時明白了。

「花耶,妳要帶著孩子們跳車嗎?太危險了!」桐生耀吼道。

「我不能冒險拆除炸彈!」她轉了個大彎,避開後面窮追不捨的超跑,閃進一條巷子裡,「琴生,快點!」

夏目琴生趕緊解開安全帶,拿出後座的又大又厚的毛毯,先讓小亮爬到前座,自己再爬了過去,抖開毛毯,包住兩個人。

「小亮,妳要抱緊我喔。」夏目琴生緊緊的把一二三亮抱進懷裡。

「好……」怕極了的她緊緊的抱住他。

「臭小子,不要趁機吃小亮豆腐。」夏目花耶怒瞪。

「你們姊弟還有心情說笑?」月城悠一不敢置信的聲音傳來。

「好了不說笑了。」夏目花耶鬆開自己的安全帶,道,「琴生,把門打開!」夏目琴生打開車門,依舊疾速前進的車子讓門差點又關上了。

 

然而,人還在遠處的新堂雨龍,手心冒出了汗,心裡七上八下的為花耶擔憂。

「雨龍,別擔心好嗎?我很強的。」

這一句話,瞬間讓新堂雨龍愣住,倏地露出苦笑。

 

這丫頭,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情開玩笑?這簡直是比擬恐怖份子的襲擊啊!

 

夏目花耶心中默默倒數著,轉過身,抱住了毛毯包著的兩個孩子,縱身往車外一躍。

他們跌進一間民宅的花園裡,在柔軟的草地上滾了好幾圈,還撞倒了幾個花盆。

她全身痛得幾乎無法動彈,但還是緊緊地抱著懷中的兩個孩子。

車子失去駕駛後依舊往前直衝,後面的超跑也緊追不捨,絲毫沒有注意到夏目花耶等人已經跳車。

最後,車子衝向那棟廢棄建築直接爆炸,後方的超跑也因為轉彎不及而葬身火窟。

 

 

夏目花耶痛苦地睜開眼睛,模糊的視線讓她直發暈。

她全身都好痛,感覺臉上還有傷口正在流血,耳朵被爆炸聲給震的發疼。

「姐姐!姐姐妳還好嗎?」琴生焦急的聲音傳來。

「花耶姐姐……」小亮似乎又哭了。

她很想告訴兩個孩子她沒事,也想看看他們有沒有受傷,但她真的好暈好痛,意識快要撐不住了。

 

然而,在她昏倒之前,她聽見了一個既熟悉又焦急的大吼。

 

 

「花耶──!」

 

 

 

─CONTINU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碎琉璃。拾不起的碎片

喬洢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