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和日麗的下午,或許是因為審神者剛上任不久的關係,刀劍稀少,本丸相當的清靜。

太郎太刀在小神社裡跪坐著靜心,卻聽見了後方傳來些許細碎的腳步聲。

他睜開眼睛,回頭一看,只見一個小小的人影躲在門後面,怯怯地望著他。

「主上有何吩咐?」他淡淡的開口。

「我、我……」她看著他不知道是生氣還是什麼的表情,鼓起勇氣開口,「我的紙鳶卡在樹上了,我、我拿不到……」

「……」太郎太刀見她又縮回門後面,心裡笑嘆了一口氣,隨即站了起來,「我這就來。」

他走到門口,見她怯怯的眼神,沉默了一會兒,伸出了自己的手。

年幼的審神者猶豫了一下,再度鼓起勇氣,把自己的小手跌在他的大手上,隨即被他緊緊牽著。

「您不說是哪棵樹,我可無法幫您拿下紙鳶喔。」太郎太刀揚唇一笑。

「噢!」審神者恍然大悟,趕緊道,「在池塘旁邊的那棵。」

「好的。」他走出小神社,還不忘放慢步伐,知道年幼的她跟不上。

 

到了池塘邊,只見一個用宣紙紮的紙鳶卡在樹枝間,七色的彩帶隨風飄著。

「那是一期殿下幫您紮的紙鳶?」他抬頭看著。

「嗯。」她點點頭,「一期說,現在本丸人少,怕沒人陪我玩我會無聊,就紮了一個紙鳶給我。」

太郎太刀若有所思,他發現自己的身高還是差了一截,看來只有把她抱上去,才拿的到紙鳶了。

「主上,我把您抱上去,您看看拿不拿的到?」

審神者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太郎太刀抱了起來,坐在他的肩膀上。

他的大手扶著自己的腰,年幼的她很努力的坐穩,很努力的想要拿下自己的紙鳶。

她小心翼翼地撥開樹枝,毫髮無傷的取出,很開心的晃晃腿,「太郎,我拿到了。」

「小心些,當心摔下去。」太郎太刀微笑,把她抱下肩頭,卻沒有把她放到地上,依舊讓她坐在自己的臂膀間。

「太郎你好高。」審神者望著四周,好奇地眨眨眼睛。

「您總有一天也會長高的。」他道,「不過,您還是嬌小些的好。」

「為什麼?」她疑惑的轉過頭看向他。

「因為……」太郎太刀才要說出口,就趕緊閉上了嘴巴。

「太郎?」她歪著頭,「為什麼呀?」

「因為……」太郎太刀放棄似地露出笑容,很輕柔的摸了摸她微亂的頭髮,「嬌小的妳,比較可愛。」

「嗯?」年幼的她歪歪頭,不是很懂,「為什麼嬌小會比較可愛呢?」

太郎太刀微微睜大了眼睛,隨即笑嘆。

 

「以後,您就會知道了。」

 

 

 

晚餐時間,初始刀山姥切國廣,牽著審神者走在長廊上,準備前往飯廳。

「切國,我好餓。」審神者咕噥著。

「等一下就可以吃飯了。」山姥切國廣道,「今天光忠殿下有準備您最喜歡吃的奶油煎鮭魚。」

「真的嗎?」審神者開心不已,放開他的手,咚咚的奔跑著,想要快點吃到好吃的魚。

結果才道轉角,她就不小心撞上一個人。

「嗚!」對方沒摔倒,她自己倒是往後一哉,跌疼了小屁股。

「您還好嗎?」那人輕輕牽住她的手,聲音很溫柔。

她睜開眼睛,看見是太郎太刀,正用關心的眼神看著自己。

「為什麼你沒有摔倒?」審神者不開心的道。

「因為我個子高大,站得穩。」太郎太刀失笑,「您站得起來嗎?」

「唔。」她圓滾滾的眼睛轉了轉,不回答反而伸出手,「抱人家去。」

「這個嘛。」他的眼神對上後方無奈的山姥切國廣,點點頭,「好的。」

他把她抱了起來,淘氣的她七手八腳的爬到他的肩頭坐好。

「主上請小心。」太郎太刀扶好她,嘴角有著無奈又疼愛的笑容。

 

 

結果,這頓晚餐,是太郎太刀餵她吃完的。

眾刀們笑她幼稚還要人家餵,她氣呼呼的跳上桌子,又被無奈的太郎太刀抱下來。

 

 

 

夜晚,明月高掛天空,星斗閃爍耀目。

審神者窩在被窩裡,看著房間裡的蠟燭,翻來覆去睡不著覺。

她向來怕黑,夜裡總是要折騰很久才睡得著。

沒想到這時,窗戶裡吹來一陣微風,竟把蠟燭給吹熄了,房間裡頓時只剩下微微的月光。

「不、不要熄滅!」審神者急的都快哭了。

門外守夜的太郎太刀聽見她的聲音,趕緊進了房間,替她點亮了蠟燭。

「太郎……」她抽抽噎噎的從被窩爬出來,撲到他的懷裡。

「您不要擔心,我一直都在門外的。」太郎太刀摸摸她的小腦袋,「我幫您蓋上燈罩,好嗎?」

「不、不要燈罩。」她的小手緊緊抓著他的衣服,小聲道,「看著火焰,我才能安心。」

「今夜風大,蠟燭隨時會熄滅。」太郎太刀拍拍她,「關窗您會被悶著的,真的不能蓋上燈罩嗎?」

「不要嘛。」她在他懷裡搖搖頭,臉頰早已淚濕,「陪我睡……」

太郎太刀微微皺眉,雖然自己是付喪神,但主上終究是女子,男女授受不親。

「……至少,牽著我的手。」察覺他的沉默,審神者可憐兮兮地抬起頭,「等到我睡著後,再走,好不好?」

太郎太刀見她這副模樣,那句「不妥」硬生生地梗在喉嚨。

「……我會在您身邊,陪您到睡著為止。」他點頭。

聞言,她開心的漾起笑容,窩回被裡,小手緊緊的牽著他的大手。

「您安心的睡吧。」太郎太刀輕聲道。

「嗯。」她點點頭,望著那隻牽著自己的大手,小聲道,「太郎的手,好大好溫暖呢。」

「那是因為我是大人了。」她的童言童語,讓他揚唇一笑。

「我也會長大的。」她不服氣的嘟起嘴巴。

「是的,您也會長大的。」太郎太刀微笑點頭。

她本來還想說些什麼,卻打了一個小小的呵欠。

「您睏了,趕緊睡吧。」太郎太刀握緊她的手,補了一句,「我會在這裡的。」

「嗯……」審神者捉著他的手,細緻的臉頰蹭了蹭那隻寬大的手後,沉沉入睡。

 

太郎太刀望著她天真無邪的睡臉,愣了愣。

 

這張睡臉,這抹笑容,讓他完全無法移開視線。

他從來就不知道,十年後的自己對此會如癡一般的深深迷戀。

 

日落了,入夜了。

那一份他隱約察覺的情感,正悄悄的燃燒著……

 

 

-CONTINU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碎琉璃。拾不起的碎片

喬洢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