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的早晨,有五個男人發現自己有某個地方不太對勁。

 

  「這什麼鬼啊!」

  「嗯?我從哥哥變成姐姐了嗎?」

  「……我是不是訓練過頭眼花了?」

  「啊啊啊為什麼會這樣啊!」

  「……我一定戴眼鏡的方式不對了。」

  「咦咦咦怎麼回事啊!」

  「本大爺即使這樣的髮型也很帥氣呢!」

 

  

  同一時間,有十三個小孩分別奔出五棟房子,一起來到了黑貓酒吧,然後聚集在VIP室裡。

  「有嗎有嗎?」八歲的志水梨乃興奮不已的蹦蹦跳跳。

  「這個主意是妳提的,妳才應該先展示成果吧?」同樣八歲的一條凪冷哼。

  「好啦不要吵了,我先把我爹地的照片給你們看!」七歲的夏目花耶把手機拿出來,得意的展示照片。

  「哇!時生叔叔就算綁這樣也好看呢。」八歲的新堂雨龍訝異地眨眨眼睛。

  「意思是時生叔叔長得像女人嗎哈哈哈哈哈!」十歲的月城悠一抱著肚子狂笑。

  「別說了,哥哥,我們爹地也……」雙胞胎弟弟月城輝夜一邊忍著笑,一邊拿出手機大家看,又引來一片狂笑聲。

  「朔夜叔叔的紅髮加上金色的髮帶真好看哈哈哈!」夏目花耶霸佔著他們的手機不放,笑的超級沒形象。

  「我發現我們爹地其實也……」八歲的一二三涼默默地把手機拿出來給大家看,龍鳳胎妹妹一二三雪則是直接翻了一個白眼。

  「忍叔叔也完全無違和耶……」四歲的志水沐了然般的點點頭,看了一眼身邊的弟弟,「對不對呀?彌生?」

  兩歲的志水彌生從自己的口袋拿出手機,開心的展示,「哥哥姐姐,爹地的照片。」

  「噗。」除了大家狂笑不止,素來冷靜的月城輝夜也忍不住笑出聲,「晴樹叔的頭髮真的好捲喔!」

  「我爸爸完全就是……」十歲的新堂雨芯完全懶得下評論,直接把手機放到桌上給大家看。

  「為什麼棗叔叔就算綁這樣還是很正經八百?」八歲的桐生燦小聲地問。

  「棗叔叔就算睡著,表情還是如此冷靜呢。」龍鳳胎哥哥桐生耀苦笑,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我爹地的頭髮太短,只能綁起一小搓。」

  「徹叔叔的頭髮太短了啦哈哈哈。」志水梨乃捧腹大笑,然後敲了敲身邊冷漠的一條凪,「凪,該你囉!」

  一條凪的嘴角浮現隱隱約約的笑意,把手機放到桌上,大家湊上前一看,頓時爆出了最為響亮的笑聲。

  「蓮叔叔的最無違和啦!」花耶笑得直喘氣。

  「蓮叔叔好美啊怎麼辦哈哈哈哈!」志水梨乃笑到抱著肚子。

  「蓮叔叔的頭髮看起來好軟呢。」桐生燦很認真地看著照片。

  「可以改喊蓮嬸嬸了啦!蓮嬸嬸!」月城悠一已經笑到躺在地上了。

  其他孩子們也都笑得不行,就連冰冷的一二三雪都露出了罕見的笑容。

 

  

  這些調皮的孩子,到底對他們的爹地做了什麼呢?

  眾位爹地們看著自己頭上的雙馬尾,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肯定是梨乃那丫頭帶頭的。」志水晴樹十分不爽的拆下髮帶,「就只知道帶壞小沐和彌生,真是個糟糕的姐姐。」

  「花耶不愧是我的女兒啊。」夏目時生無奈地笑著,摸摸頭上綁的歪歪的雙馬尾,「到底該不該讚美她呢?」

  「我想,我應該是真的太累了。」放棄思考的桐生徹決定回床上繼續睡覺,「我家的龍鳳胎一直都很乖巧,不會欺負我這個爹地的。」

  「我兒子到底是多討厭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本來超級不爽的一條蓮開始擔憂自己是否是個失格的爸爸,才讓向來冷漠的兒子對自己『痛下殺手』。

  「……這副一定不是我的眼鏡。」新堂棗依舊在說服自己這一切都是幻覺,「我一定是戴錯眼鏡,而且戴的方式一定不對了。」

  「那兩個皮在癢的小子,我這次一定要痛揍他們的屁股!」月城朔夜忿忿地拆下閃亮亮的金色蝴蝶結,「這次我絕對不會再讓小艾護著他們了!」

  「嗯!不愧是我的兒子女兒,審美觀和我一樣獨特又優秀。」沉醉在莫名的自戀之中的一二三忍在鏡子前面擺POSE,「本大爺的英姿,欣賞一輩子都不夠!」

 

  眾位妻子們哭笑不得的看著自家老公的反應,紛紛決定去黑貓把孩子們逮回來,然後好好的「問候」他們白嫩的小屁股了。

 

  雙馬尾之日,快樂唷wwwwww

 

─THE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碎琉璃。拾不起的碎片

喬洢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瓔秀
  • 在家裡憋笑好痛苦呀啊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