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武術教室裡,有一個女子在裡面練習劍道。

  她手持木刀,綠色的眼眸專注且認真,每一下揮刀都殺氣十足。

  長長的馬尾伴隨著她的移動輕甩,英姿颯爽,意氣風發。

 

  她是桐生燦,日本劍道國手,兼斯特拉劍術教官。

 

 

  幽暗的辦公室裡,有一個男子在敲打著多螢幕電腦處理繁雜的數據。

  他戴著眼鏡,稍稍遮掩了他銳利的眼神,看似淡漠又有著冷冽的氣質。

  暗紅色的頭髮與他的特色大相逕庭,卻也襯托出他的不凡氣度。

 

  他是月城輝夜,新堂遊戲工作室的數據總長,兼斯特拉情蒐部成員。

 

 

        *

 

 

  「桐生前輩。」

  武術教室的門突然被推開,有個見習小特務看著她。

  「什麼事?」桐生燦放下竹刀,神情漠然。

  「長官請您過去。」見習小特務為難道,「他要問您前天任務的事情……」

  「那個啊……」桐生燦微微鼓起嘴巴,「棗叔叔也真囉嗦……」

  「請您快點吧,我不想被剝皮。」見習小特務哭喪著臉。

  「好。」桐生燦嘆口氣,放下竹刀,拿起毛巾擦了擦汗,抓起運動背包,輕快地走出了武術教室。

  

  然而,她才剛走進辦公室,新堂棗就嘆了一口氣。

  「棗叔叔看到我就嘆氣,真是壞心啊。」桐生燦囁嚅道。

  「妳倒是解釋一下,為什麼前天妳在任務上……」新堂棗頓了一下,又嘆了一口氣,「妳真的有那麼餓?」

  「我埋伏了三天,有兩天沒吃飽,真的很餓啊。」桐生燦繞了繞自己的髮尾,,「棗叔叔,下次別排這種任務給我吧。」

  「妳的專長是奇襲,我才排這個任務給妳。」新堂棗嘆氣,「下次別再吃任務中出現的食物了,萬一是敵人的陷阱就糟了。」

  「嗯?怎麼可以浪費食物,不吃白不吃啊。」桐生燦皺起柳眉。

  「妳倒是看看這個。」新堂棗拿出一個文件,看起來是一種名單。

  「嗯?」桐生燦接過,歪頭看著。

  「這是從妳逮回來的恐怖份子身上搜到的名單複本。」新堂棗無奈的看著她,「妳看看第二格。」

  「第二格……」桐生燦微微瞇起眼睛,念了出來,「危險度A級,桐生燦,23歲,身高165公分,體重48公斤,黑色長髮綠色眼睛……」

  「下一行。」新堂棗嘆氣。

  「專長是奇襲,弱點是食物……」桐生燦頓時睜大眼睛,「咦?食物?」

  「我聽耀說了,妳這次任務回去後拉肚子了。」新堂棗無奈的拿回文件,「看到沒?下次任務中別再亂吃了。」

  「真那隻烤雞那麼美味,竟然是下過瀉藥的陷阱嗎?」桐生燦不開心的嘟起嘴巴,「真是過分啊,這樣糟蹋食物。」

  「好了,就這樣。」新堂棗敲敲桌子,「肚子好點沒?」

  「拉肚子幾次就好了。」桐生燦揉揉肚子,「哥哥也煮了一些清淡的食物讓我清腸胃。」

  「妳下個禮拜還有任務,這段時間也別亂吃了。」新堂棗遞出一個文件夾,「還在進行武術訓練的見習生,就交給悠一吧。」

  「是。」桐生燦點點頭,「那我走啦,棗叔叔。」

  「……在斯特拉裡請喊長官。」新堂棗無聲嘆氣,也拿天真隨興的她沒轍。

  桐生燦輕笑一聲,轉身就走出了偌大的辦公室。

 

 

 

  桐生燦回到了黑貓,走進VIP室。

  「回來了?」桐生耀正好端了客人點的食物,從廚房走了出來。

  「哥哥,你怎麼把我吃壞肚子的事情跟棗叔叔說了啊?人家被念了。」她煩惱的抓抓頭髮。

  「妳下次乖乖的,不要再看到食物就衝上去了。」桐生耀空出一隻手摸摸她的頭,無奈一笑,「乖,我先去忙了,等等幫妳做飯。」

  「好。」桐生燦伸了個懶腰,決定去洗個舒服的熱水澡,丟下包包和文件,就直接走進了浴室。

  一會兒後,月城悠一和月城輝夜踏進了VIP室。

  「我今天好累啊。」月城悠一苦著一張臉,「你知道今天多少人來踢館嗎?」

  「別說了,我今天更累。」月城輝夜揉了揉發痠的眼睛,「有個駭客集團不知死活地跑來入侵一二三集團的系統,我一個人跟他們整團拚,差點昏倒。」

  「啊不管了,我要去睡覺了。」月城悠一直接走進自己的客房,「晚餐時間再叫我。」

  「我也好想睡覺啊。」月城輝夜雖然嘴上這樣念著,但還是坐到了沙發上,拆了一支棒棒糖放進嘴裡。

  這時,浴室裡傳來了聲音。

  「哥哥、哥哥,我忘記拿衣服了。」熱氣饒繞的浴室裡,探出了一隻細嫩的手,揮啊揮的,「哥哥,幫我拿衣服,我好冷~」

  月城輝夜認出是燦的聲音,挑起眉頭,看向沙發上藍綠色的背包,「好像是這個吧?」

  「哥哥,我好冷喔。」

  桐生燦近乎撒嬌的聲音,讓他忍不住笑出聲,直接拎起背包,也沒說話便遞了進去。

  「哥哥好慢噢,冷冷冷……」

  浴室裡還能聽見桐生燦細碎的叨唸,月城輝夜噗哧一笑,「平時都不說話的她,著急起來倒是像小孩子一樣。」

  「嗯?輝夜你回來啦?」桐生耀送完餐走回來,輕笑,「要吃些什麼嗎?我正要幫她炸豬排呢。」

  「那就順便幫我跟我哥來一份吧,他今天一直被踢館快累死了。」月城輝夜輕笑。

  「我才聽雪說了,你幫一二三集團黨下一批駭客的攻擊。」桐生耀拍拍他,「我去做豐盛點的飯,你們兄弟也多吃點。」

  「如果你是個女的多好啊,男人們最渴求你這種完美女人了,進的了廚房出的了廳堂。」月城輝夜打趣道。

  「今天怎麼回事,突然間愛說笑了。」桐生耀笑了笑,「去坐著吧,飯馬上來。」

  月城輝夜咬了咬嘴裡的糖果碎片,坐回了電視前,正打算要看個電視時,浴室的門打開了。

  桐生燦頭上包著浴巾,睡眼惺忪的走出浴室。

  「哥哥嗎?我好餓,飯什麼時候才好啊?」她連眼睛都沒睜開,就這樣抱住了背對著她坐在沙發上的輝夜,「人家剛剛泡澡泡到睡著了……」

  「燦。」月城輝夜失笑,「醒醒,我不是耀。」

  「我餓……」桐生燦似乎是累迷糊了,就這樣抱著月城輝夜的肩膀睡著了。

  「真是的。」

  月城輝夜轉了個方向,直接把她抱了起來,放到了沙發上,她咕噥了幾聲,把臉埋進沙發上的枕頭蹭了蹭。

  「這樣是會感冒的啊。」他嘆口氣,解開她頭上的浴巾,開始幫她擦拭著頭髮。

  「喏,吃飯了。」桐生耀端著大托盤走出了廚房,看見了沙發上的兩人,挑起了眉頭,「你們……」

  「我只是想幫她擦頭髮,我什麼都沒做。」月城輝夜知道這人妹控到走火入魔,無辜地舉起手。

  「我什麼都沒說啊。」桐生耀勾起嘴角,放下了托盤,「我去叫悠一起床。」

  「我來吧,你顧著燦。」月城輝夜趕緊站了起來,偷偷抹去額頭上的冷汗。,溜進了老哥的房間。

  桐生耀失笑,把妹妹扶了起來幫她擦頭髮,低喃著,「輝夜和你從小就感情好,不知道現在是否會……」

  

  

  月城輝夜溜進哥哥的房間後,發現老哥大人根本沒睡,而是躺在床上玩PSP。

  「老哥,吃飯了。」月城輝夜坐上床沿,「你是在玩哪個遊戲啊?」

  「就是你跟阿龍在開發的遊戲啊,他把測試檔寄給我要我試玩看看。」月城悠一指著畫面道,「我覺得這邊的迴旋有問題啊,還有這個邊的洪水任務有BUG,NPC說的話也消失了。」

  「真的嗎?還有哪邊?」工作狂月城輝夜皺起眉頭,開始跟哥哥一起研究遊戲的瑕疵。

  結果兄弟倆討論了好一陣子,桐生耀都已經幫妹妹吹乾頭髮了,他們還在研究這款遊戲還有哪邊需要調整,最後還是被老媽子桐生耀一手一個地拎出去吃飯了。

 

  吃飽喝足的月城兄弟繼續坐在沙發上研究遊戲,桐生燦被哥哥餵飽之後,繼續抱著抱枕睡覺,而桐生耀本人則是在廚房洗碗做消夜。

  月城輝夜看著遊戲畫面正認真之時,突然感覺到背上傳來一股重量,他回頭一看,發現桐生燦睡到他背上來了。

  「小燦還真是的,除了耀以外,就最黏你了。」月城悠一笑道。

  「你這話可別讓耀聽見了,他那個妹控是會生氣的。」月城輝夜把手上的棒棒糖塞進嘴裡,扶好桐生燦,讓她好好地躺在沙發上。

  「怎麼樣?你什麼時候才要追小燦啊?」悠一壞笑,「這麼多年來,你都依直默默守著她,什麼時候才打算出手?」

  「別鬧了啊老哥,燦是妹妹啊。」月城輝夜無奈的推開老哥的臉,「我沒那個意思。」

  「別亂立flag啊,要是最後看著小燦被別的男人追走,你可別哭啊。」月城悠一拍了他的肩膀一下,「真的不追?」

  月城輝夜被哥哥這樣一戲弄,倒是很認真地想了起來。

 

 

  如果燦不是妹妹,而是自己的愛人?

 

 

  ─CONTINU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碎琉璃。拾不起的碎片

喬洢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